【杜耀明评论】光复社会主义、革命时代来临?

2021-09-02
Share
【杜耀明评论】光复社会主义、革命时代来临?
粤语组制图

北京宣传系统又再提高政治声线,表明近期由狙击科技巨企到严惩演艺明星,原来不仅是整顿秩序、端正作风,更是政治组合拳,代表中共权力核心以「走向共同富裕」为号召,以「回归社会主义本质」为目的,正密谋推动一场涉及各个领域的政治革命,也预示「革命」成功的话,中国将走上另一条道路。

事隔五、六十年,再次响起社会主义革命的号角,未免令人莫名其妙。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毛泽东「大跃进」政策失败,中国大陆出现大饥荒,经济万劫不复,最后被迫交出权力,退居二线。但毛不甘雌伏,为反败为胜,首先从宣传系统突破缺口,以政治角度批判历史剧「海瑞罢官」,重夺意识形态的领导权,继而推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再由社会乱象上纲上线,指问题根本在于党内当权者走资本主义路线,因此必须再次发动社会主义革命,打倒当权派,再重建革命政权,才能拨乱反正,回归社会主义的初衷。

当年毛泽东被迫下野后,党国一体的官僚程序使他永世不能翻身,因此才孤注一掷,以自己革命领袖的声望和魅力为赌注,发动舆论发动群众革命夺权,以暴力推翻政权。放眼当下,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权力早定于一尊,其他派系无法挑战其领导地位,但在他领导下的宣传系统如今发出革命预警,表面看有两个讯息。首先,过去十年尽管是习近平总书记当权的年代,但中国至今未实现「共同富裕」,他不认同亦不承认责任,因此需要跟错误政策割席,再重新出发。其次是透露领导核心对未来发展意见分歧,以至有路线斗争,阻碍习总施政,更导致中国社会主义走入歧途,迷失于资本主义的纸醉金迷之中,因此必须奋起革资本主义的命,社会主义才能重回正轨。

不过,跟毛泽东不同,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从来是北京领导核心中的核心,北京党媒批判当前社会的资本操纵、平台垄断、教育商品化、演艺人败行等等乱象,都是习总九年主政下陆续发生的问题,除非可以证明其他人抗旨违命,或者阳奉阴违,否则他如何可以跟施政失误划清界线?再者,如有不听命者,大可由上而下按照国法和党规严办,即可拨乱反正,无须呼唤革命,一切推倒重来。

更何况,执政者大权在握,面对社会乱象,例如演艺明星逃税、涉及刑事行为,当局大可执法处理。又如蚂蚁上市犯禁、阿里巴巴违规罚款、滴滴接受调查,也可按既定章则行事。如今最高层大发雷霆,表示他们不仅不满这些社会乱象,更不满影艺圈文化和金融投资活动所代表的资本主义取向,个人操守问题顿时变了大逆不道的政治错误。尽管如此,大陆当权者三权合一,大可随时修订法例,甚至改写宪法,即可轻易将资本主义制度的元素剔除,也把现行制度的得益者一一扫走,又何须推出没有对手的革命恶斗格局?

此时此刻当权者提出社会主义革命,最大可能是由于习总书记的延任出现莫大的阻力。三年前,中国全国人大修改宪法,结束国家主席过去限任两届的规定,舆论认定此举是习近平寻求永续统治的第一步。不过,永续能否成事,仍取决能否改变邓小平为中共定下的规定,即将总书记的限期定为十年。

如今事隔三年,习近平的总书记任期还有一年便届满,但其权位能否永续下去,至今未见端倪。因此,磋跎岁月倒不如通过党媒呐喊,指出资本势力不断入侵,加上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社会主义正面临存亡挑战,必须奋起革命,才能扭转局面,回归社会主义,以应付内外夹击。

同时,高举社会主义旗帜,愤慨山河变色,不仅抢占政治高地,其言下之意,更在于确保红色江山永垂不朽,舍我其谁,只是现制安排下时不与我,因此党国同志必须面对历史选择:保存十年任期的家法,还是任由中国背离社会主义?

总言之,其续任之心清晰不过,但又遇上仍未排除的阻力。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