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认错不懂造谣不成 警方继续助燃民愤

2020-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警方若以为可以借拘捕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之便,顺水推舟,洗白自己在「七二一」事件的不光彩角色,未免是痴心妄想。

去年七月二十一日,黑帮在元朗西铁站无差别袭击市民,事实俱在,铁证如山,加上警方事前知情而不作为,事后又放走凶徒,行凶者过百但至今被检控者只有八人,难免惹人疑窦,是否警黑合作无间造成元朗最黑暗的一夜呢?

一年多来,警方高层无法辩解,只好一直大放阙词,把恐怖主义袭击扭曲为两批不同政见人士互相殴斗,奈何证据缺乏,又拒绝独立调查,舆论只视之为护短之见,不值一哂。怎料上周的拘捕行动竟然弄假成真,不仅将受害人变被告,更连消带打,由执法人员将警方剧本当作现实一样,趁向传媒交代案情之便,篡改历史,试图洗脱责任。

不过,单凭那位新界北总区刑事总部高级警司陈天柱嘴里说说,又怎能释疑解惑,一一澄清警方何以知情而不作为、执法但放人、调查而检控少?不少评论已指出陈天柱言论的荒谬失实,这里不赘了。撇开其论述千疮百孔,即使单从成功造谣所必备的条件看,亦可断言今次歪曲历史的计谋注定失败。

以一九八九年北京镇压学生为例,六月四日血洗京城,便开始以权力扭曲历史事实。六月九日,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接见解放军代表,为镇压定调为平服动乱,执政者一面逮捕在朝在野的异见者,一面以铺天盖地的宣传,把反官倒、反腐败的民主运动,变作有外国势力推动,意图推翻政府的动乱。从时间性、权威性到震慑力、执行力,都见到控制言论的高度组织力,要将民主运动的论述赶尽杀绝。

反观警方的抹黑洗白,根本难成大器。首先是先机尽失,事发十三个月,才决心推出这个烂剧本,但网媒的现场直播、记者的深入调查、现场人士的手机片段,早已广泛流播,深入民心,既交代了恐怖袭击的来龙去脉,也把警方钉在耻辱柱之上。警方记者会播放的片段和展示的图片,也都摘自传媒,然后重新演绎一次,大打口水战,却苦无独家资料佐证,又如何可以推翻各项指控?

其次发言者是前线的办案人员,他的权威建立于调查发现,但其调查结论竟然是「双方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确实荒天下之大谬,又怎不令人先错愕后讪笑?无疑高级警司并非吴下阿蒙,但全港高级警司近一百,上面还有大约五十个总警司、十四个助理处长、四个高级助理处长、三个副处长和警务处长,若说官阶愈高信用值愈高,他算得上甚么?陈天柱的官职能否代表警方也成疑问,更谈不上由他单天保至尊,加上答非所问和神经质的反应,不论如何忠诚勇毅,他的独脚戏结果也是白做一场。

更何况特区管治班子配合不力,不要说没有推出铺天盖地的文宣攻势,以多媒体制作通过众多资讯平台连珠炮发,散播官方「真相」,甚至连局长司长特首之类也没有跟随和应,更没有表扬称许,反而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翌日还给他踩上一脚。唯一坚定支持是本地党报,奈何销量低,民众信任度弱,即使加倍努力,也难望民意转向。

文攻固然失败,武卫也出师无名。邓炳强指宣传「八三一」太子站有人身亡者有违法之嫌,不外是拾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的牙慧,却说不出罪犯何条,而「七二一」恐袭事件透明度更高,人证物证俱在,见证者众,人人可以发声,加上一些调查报道不断发掘真相,须解答质疑的是警方,不是市民。警察无疑手执枪杆子,却不能消灭已经广泛流传的事件真相,若果坚持窜改历史,只能令更多人给警队零蛋的评价(今年五月是44%给0分)。

其实警队要抹白自己,缺的不是谎言,而是自知之明。一年多来,警方谎言所在多有,由去年用脚「推开」跪地求情的传道人,到脚踢卧地义工讲成脚踢「黄色物体」,再到近日拍膊头示好原来解作驱散白衣人,而拉跌一名孕妇变了拉开被捕者的「同行女子」而已,因此多加一句「两批不同政见人士互相殴斗」,不外是惯常伎俩所致。问题是当「警谎」到处给人识破,即使消息确实也令可信度大打折扣,那些挑战常识的惊世谎言,只能是犯众憎,不断为民愤助燃。

警方认错又不懂,造谣又不成,若果还介意自己的声名,究竟可以怎样撑下去?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