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权利岂容剥夺 林郑还我选举

2020-09-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人个多月来的抗疫功夫没有白费,武汉肺炎第三波疫情已大幅收敛,防疫措施逐步放宽,但政府延后立法会选举至少一年,维持不变,在在显示当局此举,是以行政独裁的手段,扼杀香港人用选票表明志向的权利。

同样面对疫情,新加坡政府坚持如期选举,显得光明磊落得多。当地宣布大选之时,每天确诊数字超过一百宗,但依然迎难而上,因为除了疫症肆虐,社会如常运作,公共秩序正常,并无理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若为方便而延后选举,有抵触宪法之嫌。相反,尽快安排选举,才可让政府得到民意授权,日后面对疫情和逆境时,决策可以更果断大胆。

其后有人入禀法院司法覆核,指疫情下无法有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但遭法院驳回。新加坡法院在裁决时指出,入禀人无法列举疫情下选举如何破坏自由和公平的原则。若说旅游管制措施妨碍二十万海外新加坡人回国投票,但宪法并无规定,政府有责任为散居各地的海外国民提供返国的方法。言下之意,海外选民须自找门路回来,勿把责任推给政府。

法院的裁决亦表明疫情下选举不等于选举不公正,意即政府可想办法确保选举既公平又安全。新加坡国会亦通过法例,规定票站安全措施,如扫描身份证、量体温、手消毒、戴口罩、穿手套、保持社交距离等等。同时,当地政府有连串安排,如每人须于指定的两小时内投票、六十五岁及以上长者先投票、投票时间延长两小时、票站由八百八十个增至一千一百个等,尽办法使投票人在票站逗留不到五分钟,又在指定酒店设置票站,方便外地回国投票者入住及投票,另外在海外十个城市成立投票中心。

尽管竞选过程中公众聚集没有了,但在政府的技术支援下,政治文宣和演说都移师网上较量,动员大会也在网上进行。电视台同时加设选区的政治广播节目,由参选者发表政见。他们亦可以出动竞选车队,或者亲身巡游拉票,只须保持社交距离,避免身体接触,尽力降低传染病毒的风险。

反观香港不搞选举,非不能也,实不为也。随住病毒传播率节节下降,疫情由七月底最高峰(一天一百四十九宗确诊个案)大幅退潮,八月底以来长期处于单位数字,近日每天更只有三数宗本地感染个案,不知比新加坡大选时好多少倍。加上政府推行的病毒检测计划找出的隐形传播者也不多,证明第三波疫情已受控,未来一周,政府更放宽群聚限制,并重新开放文康设施,中小学也准备局部复课,让社会逐步恢复常态,也公告天下,疫情危机已成过去。既然如此,何以唯独选举不能恢复正常?

其实珠玉在前,特区当局大可跟足新加坡,便可保平安。当地实行强迫投票制,今次投票率接近百分之九十九(约有二百五十万人投票),但至今足足两个月,并无迹象显示选举活动令当地的疫情恶化,证明这些特别措施可靠。更何况,香港的网上政见平台一向百家争鸣,远比新加坡活跃,加上大家惯用社交媒体,同温层的资讯都不会走漏。当局只须组织共用资讯平台,让市民接触不同候选人的政见和主张,也方便候选人互相讨论,相信比新加坡更能深入民间看。

由竞选、投票到防疫,新加坡的特别措施绝不难学,只难在当权者无心向学,不聆听民意,反而堵塞民意表达的渠道。八个月来,市民上街和平表达民愤,警方却践踏人权,一律视为犯法,大举滥捕滥告,甚至连路过的孕妇、小女孩也给拉跌丶撞倒;不少医护人员指出「全民检测计划」作用不大,特首林郑月娥竟肆意抹黑,反指他们别有用心;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在街头「唱衰」政府和警方,竟然遭到以言入罪,拘捕控告;以至近日林郑所谓只有行政主导、没有三权分立之论,更指反对者只是炒作,自己才掌握真理。

可见,当局视表达异议为搞局,视反对者如仇敌。去年区议会民主派大胜,表明民心向背,令当权者如梦初醒,尴尬不堪。今趟疫情即使平定下来,当局为免掉脸以至失势,又怎会轻易让政治与社会同步重回正轨?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