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政府面对不可能任务 田飞龙教你如何选择

2021-11-04
Share
【杜耀明评论】政府面对不可能任务 田飞龙教你如何选择
粤语组制图

在所谓新选举制度下,过往不同派别的政治竞赛已经消失,代之以亲北京政客之间互相较量。大患已除,特区当权者本该稳坐钓鱼船,但又表现得患得患失,恐怕选举不得民心,支持者寡,因此不惜刑法侍候,禁止呼吁市民不投票或投废票。

特区当局陷入重重忧虑,当然是自己心虚使然。好端端的选举制度,按照《基本法》运行二十多年,如今以完善选举制度之名,变成完善委任制度之实,不但把民主派、本土派的从政者摒诸门外,也同时剥夺全港选民的选择,因为候选人必须首先通过当权者的甄选,还要取得亲北京人士主导的选举委员会内五个界别的成员提名,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当局既要剥夺选民的选择,又要他们支持其巧取豪夺,不仅是强人所难,也是强自己所难。

困难更在于,特区班子脱胎于小圈子选举,严重欠缺代表性,不要说占六成香港人的民主派、本土派支持者不以为然,甚至亲北京圈子之中,也有不满特首林郑月娥的政策和作风。一个先天欠缺民意认受的特首和政府,提出及推行一个大规模剥夺市民参政权利的选举制度,又怎能期望可以负负得正,以倒行逆施而得到市民的认同,尤其是反对者的支持?

更不要说,单看林郑及其班子长期低沉不起的民望,便叫人担心。反修例运动事隔两年,尽管小恩小惠政策不断推出,但市民对林郑的评分仍在三十上下浮沉,超过四成人更一路给她零蛋。反修例运动支持者立场坚定,不忘记不原谅,是由于林郑两年下来,不但没有跟反对派沟通、和解,再重新合作,反而扩大打击面,限制言论自由,压制公民社会,拘捕异见人士,取消议员资格等等。特区当局的言行彷佛不断提醒市民,整顿反修例运动的措施馀波未了,如今又推出所谓完善选举制度,不外风继续吹。因此,市民若把十二月立法会选举当作又一次信任投票,结果如何,早已写在墙上。

两年前,71%选民参加区议会投票,以选票表达反修例运动的诉求,结果85%议席由民主派或本土派当选,但当局不仅寸步不让,今年更采取反制措施,以法例规定区议员必须宣誓效忠,不符合官方规定者可被取消议员资格,结果导致三百二十多位民选议员(自动辞职或取消资格)离开议会。经此一役,一百八十万民主派选民如何相信投票有用,当局绝不能视作理所当然,而即使他们走入票站,又会否勉强自己,在工联会和民建联之类的候选人之中作出选择?

一年多以来,民主派议员绝迹,立法会失去强大的反对声音,对于重要事项如彻底「清零」的防疫措施,以至没有开支预算和估计支付能力的「北区都会计划」,议会内监察乏力,也不能引发社会辩论。所谓新选举制度,直选议席减少四成,却加入小圈子「选举团」产生的四十席,议会的监督力相信比现在更不济。若说投票等于支持选举制度,一直要求真普选、支持反修例运动的六成选民有何选择,还用説吗?

其实大局既定,北京对立法会九十个议席可谓十拿十稳,没有其首肯,休想入闸参选。但既然如此,何不闷声取席位,却要自找麻烦,成就不可能任务,争得民主派市民的支持?

大陆学者田飞龙*一语道破个中关键。他除了说新选举制度需要认可和支持,更表示今次选举是新制度「和民主整合的良性进程」。后一句说话指出两个重点:一、新选举制度不是民主制度,;二、通过今次选举,民主可以借尸还魂,又可确立新制度的信誉。

第一点是事实,不用说了,至于第二点,他没有言明,但意思不外是指获中央恩准入闸的非建制派候选人,若取得民主派群众投票支持当选,日后又只限于对经济民生议题发言的话,代表他们放弃那批至今拒绝参与新选制的民主派及其代表的政治理念,而新选制一旦取得大量民主派群众支持,亦自然取得法律所无法给予它的认受性,成为令人信服的制度。

果真如此,田飞龙似乎在忠告市民:是否及如何投票,代表抱着甚么立场,是坚持五大诉求,还是选择遗忘,投身美丽新香港?

*田飞龙,立法会选举是香港民主整合契机,《信报》2021年11月3日。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