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佔領立法會正式開始

2020-11-1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北京故技重施,再由人大常委拍板定案,結果除了四名立法會議員因此被取消資格,其目的更在於馴服立法會,把它納入中央管控範圍之內,以便推行寡頭統治。

不過,今次人大常委決議其實是自摑一巴。三個月前,人大常委決定立法會選舉推遲一年,以免民主派取得過半議席,因此宣布現屆議會繼續履行職務,全體議員可續任一年。現在目的已達,卻又出爾反爾,若非言而無信,就是當時顧慮不周,才出現今次的反覆。同樣,署理特首張建宗日前才說人大商議取消議員資格一事純屬揣測,卻原來此事是源自特首的請求,那麼是張建宗講大話抑或是懵然不知,還是講大話者另有其人?

執政者可以不顧面子,但也得改變策略,才能征服立法會。三個月前的人大常委決定,如能順利把民主派一分為二,反對力量即告分裂,留任立法會者勢孤力弱,早已淪為政治花瓶。奈何民主派以民意為依歸,加上「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共識,不同派別之間縱有磨擦,仍能維持團結,而留在立法會內的數目,亦稍稍多於三份一,勉強可頂住親政府陣營針對個別議員的譴責和罷免議案。

當然,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人大常委今次決定的重點,更在於訂立標準及機制,方便特區政府日後取消議員的資格(DQ)。只要議員抵觸中央的底線,如「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或者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用法庭裁定違反國家安全法,只須政府認定,便立即喪失議員資格。這種DQ機制,不待法庭確定便可把議員拉下馬,更厲害的是,底線可以日後添加,但有追溯力,即使今次提出的幾條底線不適用了,到時大可又一次人大決議甚至釋法,便可推出另一批底線。

今次人大決定後,特區政府大可宣布成功佔領立法會。隨住其他民主派議員全體請辭,議會內只剩下接近清一色的親政府陣營,全面配合施政,為所欲為。他們若然勉強留低也是自取其辱,因為減去四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後,民主派所佔議席不到三分一,不要說無力阻擋惡法通過,甚至可被親政府陣營逐個擊破,罷免出局。

政權也許幻想,議會沒有民主派從中作梗,便可以大展鴻圖,全力推行發展大計,從而化腐朽為神奇,逐步贏回民心。但走到這一步,社會主流民意在議會內瀕臨絕迹,立法會的認受性成疑。

儘管親政府陣營自稱有六大板塊之別,但跟特區政府沒有兩樣,全都服膺於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的方針,也都對執行中央政策的中聯辦言聽計從,寄望他們切實監察政府,例如調查公眾關注的問題(如七二一元朗黑幫無差別襲擊市民一事),根本不可能。

證諸過去,親政府陣營議員的表現亦惹人疑惑。例如民建聯議員周浩鼎身為立法會「調查梁振英先生與澳大利亞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的事宜專責委員會」的副主席,被發現串通被調查人物,兩人私下討論專責委員會擬議的主要研究範圍,並採納其意見提交委員會。又如工聯會議員亦多次被指向政府放水,在一些勞工議題(如男士侍產假、標準工時、交通津貼、取消強積金對沖等)迎合政府,多於爭取改善僱員福利。

說到底,政權急不及待佔領立法會,不外是要製造既成事實,盡速推行兩項劣政,一是動用七、八成財政儲備推行「明日大嶼」計劃(初步估計超過六千億元),把解決土地問題的希望寄托於一個二、三十年的計劃,二是通過大灣區港人境外投票,不計舞弊問題、競選公平和執法困難,但求一年後選舉重開便能扭轉劣勢。

這些看來是權宜之計,只該限於一時而已,但政權一旦嚐過獨裁的滋味,又怎會輕易自行收歛,還政於民,而香港人酷愛自由,尤其是佔六成人口的民主派支持者,看在眼裏,除了感到獨裁日日迫近,也刺激大家對政權的抗拒,若想通過獨裁而萬民歸順,只能是痴人說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