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本来无黑钱,何处洗贼贜?

2020-12-10
Share
【杜耀明评论】本来无黑钱,何处洗贼贜?
粤语组制图

香港法治持续败坏,继元朗恐怖袭击事件有受害人被控暴动罪、传媒大亨未审先囚禁四个半月之后,香港警方今次以调查洗黑钱之名,冻结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及其家人的银行户口,加强铁腕统治的震慑力,但又具体说明了理应保护市民生命财产的法治是多么脆弱。

今次独特之处,是执法者示范如何操弄法律,无事生非。警方国家安全处高级警司李桂华指出,许智峯涉嫌挪用众筹资金八十五万元,因此以洗黑钱为由,要求银行冻结相关的户口。但根据警方官方网页,洗黑钱行为泛指以表面合法的手段,处理犯罪得到的收益,变成看似用合法活动取得的资金。黑钱洗白的罪行,重点是金钱来自非法活动,但许智峯被指涉及的黑钱来源,若如警方所指来自众筹,则并非不法活动,这笔款项也非黑钱,那何来洗黑钱呢?

高级警司当然明白官方网页对洗黑钱的规定,但如今颠倒黑白,白钱当作黑钱办,看来是为求方便,大条道理要求银行自行冻结相关户口,不用向法庭申请冻结资产的限制令。银行现时在两种情况下会冻结户口,一是法庭颁令,二是如今次那样收到警方或权威组织的情报,指户口涉嫌洗黑钱,银行评估风险后,可全面或局部限制户口的活动。当局采取第二种方法,不外因为挪用众筹款项即使属实(许智峯已提出核数师报告否定此说),也只能以欺诈罪追究,却难以请求法庭或银行冻结许智峯的户口。

其实警方可以指控许智峯挪用公款,全得力于调查工作疏漏不足。除非是故意视而不见,警方如有认真翻查过许智峯众筹活动的核数报告和众筹馀款,又怎能妄断该笔八十五万元资金来自众筹?还是看到这笔款项转入或转出许的户口,警方便急不及待,大胆假设,视此为来历不明,以便要求银行即时冻结许智峯家人的户口,先为他们制造困难,再慢慢调查求证?

胡乱操弄法律固然冲击法治,但银行若能尽责保障客户的利益,法律和常识还不致于无险可守。根据报道,银行是接获警方通知而不是收到法庭冻结令,便自行冻结户口。无疑,银行可衡量风险,若怀疑存款来自犯罪所得,可冻结户口,避免沾上协助罪犯的刑责。

问题在于,银行衡量风险时有否尽其职责,追查资金来源,再根据事实和法律作出判断,以平衡警方诉求和客户利益。例如,银行可以要求警方交出法庭冻结令才行动,或者提出确凿证据以便评核风险,同时接触客户,给他机会澄清资金的来源,然后才最后定夺。

但今次事件中,有关银行看来未有尽应尽之责。在没有法庭限令下,银行只是应警方要求,决定冻结户口,甚至连通知受影响客户一声也没有,让他们澄清或申诉,事后也害怕向公众交代清楚。试问唯官令是从,却不怕客户因冻结户口而有所损失,银行又如何履行其责任,保障大家的财产权?

从今次事例看到,警方不论是明知故犯或认知偏失,众筹资金即使明明不是黑钱,竟也视之为黑钱,再加上调查疏忽不足,大胆假设却延后求证,便足以改写法律,赋予他们强大的执法权力,也削弱法律对财产权的保障。除非受影响者有能力立即采取法律维权行动,交由法庭主持公道,否则只有静待警方调查的结果,若被检控的话,更须等待法庭判决才能了结。无辜者即使最后获释,当事人已蒙受损失却难以追讨,而执法者即使证明有错,法庭可加批评亦难以更正。

眼下的偏颇执法,观念混淆,恃势凌人,甚至因人而异,正把整个香港社会推向不公义的恐惧之中,也显露出执政者不能以理服人,只凭扩大公权力,用严苛的公检法手段,企图使人心生敬畏,不敢作声。不过,当自由、性命、财产的制度保障可以轻易移走,又修复无期,新香港的新常态结果除了警权坐大,只会令更多人离心离德,官民矛盾和社会撕裂加深加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