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鳥籠民主」不中圈套 尷尬結果向誰問責

2021.12.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評論】「鳥籠民主」不中圈套 尷尬結果向誰問責
粵語組製圖

立法會地方直選有效票不到三成,清楚宣示大多數香港人既不滿意所謂新選舉制度,也不信任北京以「愛國者治港」之名,馴服立法機關的搞作。

今次直選投票率30.2%,但撇除二萬七千多張廢票,投票率僅及29.6%。若民主派選民投票人數等於廢票數目,再加投給非建制派的八萬七千多票,合共約為選民總數2.62%。換言之,若民主派支持者投票率與2019年區議會選舉一樣,今次只有大約6%民主派選民投票,可見「完善」後的選舉,即使官方核准參選的非建制人物有十多位可供選擇,絕大部份(94%)民主派支持者堅決對新制度說不。

選情冷淡,非建制候選人全部落選,也令新制度原意落空。新制度極力壓縮普選議席在議會的代表性,由過去佔總數一半減至九分之二,再通過雙議席單票制,民主派代表最多只佔議席的九分一。若果十名官定非建制候選人勝出,由他們代表全港的民主派支持者,議會總算有他們的代議人選,空間極其有限的「鳥籠民主」便水到渠成。不過,今次請君入甕無效,民主派群眾近乎全數拒絕參與「鳥籠民主」,民主派在議會清零,變成清一色的親北京政客大雜會,其認受性之低可想而知,甚至仿如回到未來,跟殖民地年代未有代議政制前的立法局可以比擬。

今次選舉另一個無法達到的目的,是通過新一批非建制人選,取代原有的民主派和本土派議員。成事的話,過去議會內充當反對派的政治領袖,自此跟支持者切斷關係,再無代表性或政治能量可言。幸而多數香港人擇善固執,不為所動,原有的政治領袖沒有被遺忘和遺棄,更由於他們被迫下馬而保有民意代表的道德高地,繼續在海內外發光發熱,直至有一天,真正的直接選舉重臨香港。

再看親政府陣營,即使增加邊境票站,支持票率亦稍遜兩年前,可見經過一年多來的努力,政府的支持度仍然毫無寸進。可以説,眼下政治局面僵固,黃藍分裂如舊,甚至約莫是六四比例也近乎不變,也代表反修例運動以來,政府對社會撕裂無所用心。官方面對反對力量,不求和解平息爭議,但求單方面改變遊戲規則,助長自己勢力,以箝制反對聲音,而新選舉制度缺乏民意認受,等同剝奪市民選擇,卻又要他們踴躍支持,以重拾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實無異於政治空想。結果選舉落筆打三更,招致大部分人杯葛,新一屆立法會還未開始,其公信力已大打折扣。

選舉如此收場,北京也不能置身事外。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說好的「五光十色」「愛國者治港」,結果是清一色收場,他又講明支持「一國兩制」、祖國昌盛者都會投票,結果不幸證明大部份香港人不愛國。北京在港黨媒勉為其難,只好顧左右而言他,用頭條來報道選舉委員會投票率有98%之高(其實不算高,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時選委會的投票率是99.33%),當選者背景「五光十色」之類,可知現實多麼的令人尷尬。儘管如此,也是時候檢討一下,今天的尷尬處境究竟是宣傳策略有誤,錯把選舉高調渲染為信任公投所致,還是特區政府及建制政客執行不力,又還是其他原因?

中央若介意香港人不「愛國」或者民心是否回歸,先該設身處地,化解紛爭而不是加深矛盾。不過,從港區國安法到「完善」選舉制度,北京的治港策略都是以我為主的連環辣招,一步步移走香港的自治權和自由權利,迫使香港人認命、從命。加上「愛國者治港」掛帥,敵我勢不兩立,言論上綱上線,政治整肅沒完沒了,而新選舉制度進一步將排他性制度化,加強「愛國者」的權力,限制公民的政治選擇,因此又怎能期望他們喪失權利後,還能心悅誠服配合政策呢?

無疑,親北京人士已全面控制行政及立法機構,但一個政權閉塞政治渠道,排斥多數人的意願,甚至不怕四處樹敵,其施政究竟可以得到多少支持,從今次選舉已經看到端倪。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