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政權介入港大 理性走近黃昏


2015-10-01
Share
afp-hku-johannes-chan.jpg 被港大校委會否決陳文敏出任副校長﹐被披露其中一理由是他沒有博士學位。(法新社圖片)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過半數委員以聳人聽聞的理由,否決由陳文敏教授出任副校長。但較少人會留意到,這些所謂理由,除了陳文敏感到冒犯之外,投了否決票的劉麥嘉軒,相信也難以認同。

李國章之流一再指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不配當副校長。他可能忘記了,劉太的養父麥法誠,一個沒有博士學位的退休政務官,也曾當上香港科技大學的副校長。李國章也可能不知道,劉太的生父正是名重一時的文化研究學者Ackbar Abbas。和陳文敏一樣,他只有碩士學位,卻學問出眾,曾任港大比較文學系主任,現時在美國加州大學任教。博士學位與工作能力有何關係,李國章可有問問劉太?

當然,劉太可以對這些冷言冷語毫不介懷,我們絕不能對這類言不及義、謀殺理性的行為無動於衷。是否一定要博士才能當副校長?路人皆知,全視乎職位需要而定。港大目前有四位副校長,其中一位只拿個法律學士學位,用李國章的標準,怎可當副校長,但同一個校務委員會為何網開一面?若非網開一面,而是按職位的實際情況而定,今次對付陳文敏,又為何不實事求是,瞭解應徵者是否合適,反而設立跟工作無關丶原來沒有的的特殊門檻,把候選人摒諸門外?

比起沒有博士學位,其他否決的理由更是匪夷所思。盧寵茂是肝臟手術專家,但他憑什麼法學的權威去認定陳文敏的研究成績連助理教授都不如?廖長江雖然是大律師,但根據Google Scholar Search有多少人找尋陳文敏的文章,而不是有幾多人引用他的文章,便隨意貶低其學術地位,這不是刻意抹黑或者十分無知,又是什麼呢?身為企業高層人員的幾名校委,不好好為應徵者身份保密,洩密後也不向應徵者道歉,卻反過來怪責應徵者在本港《文滙報》洩露其身份後表現高調,這算什麼企業的責任?

最令人擔心的,不單單是這些言行貽笑大方,有損港大形象,而是這批人竟然可以位列香港大學這所知識殿堂的最高權力機關,並且掌握大局。除非這批決策者從此洗心革面,否則如此下去,以主觀論斷代替專家品評,以土法上馬取締學術規則,以「律人以嚴、待己以寬」的態度蓋過機構應有的社會責任,港大只能在劫難逃。

無疑,盧寵茂是校委會四位教師代表之一,日後能否保其校委身份,將由選舉決定。反觀校委會中八個席位,包括主席一職,全由行政長官委任。不論這些校委的言行表現如何驚世駭俗,只要行政長官願意,就能穩坐下去。現行制度下,二十四名校委中,三分一屬於校內人士,除校長外,其餘七人由選舉產生,另外三分二,一半由行政長官委任(包括大學司庫),另一半分別由校委會委任六名,再加校董會互選兩名代表出任。

表面上,這種管治模式是參考英國的制度,讓社會人士參與大學的管治,確保大學發展符合公眾利益。不過,英國政府由普選產生,委派人選以公眾代表身份參與大學管治不僅出師有名,而且他們一旦胡作妄為,政府也難逃政治責任。反觀梁振英政權由小圈子產生,權力源自北京多於香港,他委派人選出掌港大校委會,目的和後果都只能是有利於他自己及其背後勢力的偏頗利益,與公眾利益無關。他們就算群鶯亂舞,我們又可以怎樣?

今次陳文敏事件,可以指鹿為馬成功,正好說明由梁振英委任的校委,已經主導了港大校委會。可以說,政權的隊伍已經行進學術的殿堂,他們憑政權撐腰,主宰校政。若不及早糾正,撥亂反正,偏見當道勢成大學常態,香港的文明亦繼續倒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