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评论】郑州那趟开往死亡的地铁原来可以刹车

2021-07-23
Share
【火山评论】郑州那趟开往死亡的地铁原来可以刹车
粤语部制图

那趟被困在郑州火车北站地下隧道的五号线地铁被淹前,我的朋友也刚刚从五号线西边的一个站口出来。他是资深记者,久经阵仗,也熟知党国官员从中央到地方各种瞎搞的套路,但灾难降临之前,平日里危机意识爆棚的他,也浑然不知。

与死神擦肩而过,仅仅是因为他早了几分钟上了另一趟地铁。如那句老话,生得计划,死得随机,他也只是随机幸存,不知道下一次意外何时降临。

与此同时,另一个女记者就被困在了那辆开往死亡的地铁里,绝望地哭泣,说自己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尽管她自称认识修地铁的人。迄今为止,她的生死,无人得知。

尽管党国严禁传播相关资讯,更严禁泄密,但来自郑州防汛指挥部的电报,终于泄露了内情——常庄水库早在20日上午就已经开始泄洪。指挥部要求下游紧急组织人员撤离,但这道内部电报变成公开的通报,大约是在10多个小时以后。

这时,距水淹地铁已过去了大约7个小时。

至于死亡数字,就别猜了。一年多了,武汉新冠肺炎死了多少人?32年过去了,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到底死了多少人?60多年过去了,三年大饥荒死了多少人?不装外宾。

官方说12人死亡,5人受伤送医。但今天官媒的正能量报道又称,郑州人民医院的医生于逸飞刚逃出地铁,就又返回现场,跪在地上做了6个小时的心肺复苏,一共救助了十几个人。

追尾了!下次请先对好切口。当然不排除一些良心未泯的宣传口的人士故意追他们领导的尾,丢他们老大的丑。

很多人都在心底追问,为甚么?23日,一个愤怒的地铁职工道出了实情,分别是:气象部门多次红色预警后,但运营口领导怕担责,不敢拍板停运;从水进入地铁,到最后淹没车顶,现场领导犹豫,不敢决策。明知有危险,但当值调度员在月台不敢扣住车,放行让列车满载乘客直奔死亡。当值司机不敢开车门疏散乘客,直到最后很多人被淹死和憋死。

每个人都怕成为替罪羊,规规矩矩不敢越雷池一步。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们都将成为替罪羊。

有人说,如果地铁停运,如果调度紧急刹车、如果司机强行行进到月台附近并疏散旅客、如果……

但我认为,这些「如果 」多馀而矫情。

早在2019年,日本学者松田康博早就解释了这个后果。在习近平政权的高压之下,各行各业,各层级的人都不敢说真话,不到最后的恶果出现,每个层级的决策者都会认为自己绝对光荣正确。最糟糕的后果出现,决策者为了面子也绝不会认错。

错误都是别人的,我永远光荣正确。其实这就是党的逻辑。因此,这趟死亡列车,至少从习近平的2012年就已经订好了时刻表,没装刹车。

在中共的体系里,习近平不是首创者,他也仅仅是按照毛泽东的葫芦画自己的瓢。在毛之前,无论是秦始皇,还是清末的慈禧老佛爷,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朝鲜的金家三胖,以及第三帝国的希特勒,都是一路货色。

套路很老,但如果人人唯唯诺诺,那就是一个回圈的死结。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