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评论・2019中国年终回顾】黑天鹅在天边飞舞(上)

2019-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高调宣示,既防灰犀牛,亦防黑天鹅。据说是因为逢九必乱,上下惊心。这似乎又一语成谶;2019年由年初到年尾,中国大地灰犀牛徘徊田野、黑天鹅也在天边飞舞。李锐老先生2月去世,留下的名言「毛病不改,积恶成习!」相映成趣。

这一年,是6.4屠杀三十周年,天安门母亲渐渐远去,而正义依然没有到来;中共建政70周年,盛大的阅兵给党国脸面抹金,那被抓进拘留所、黑监狱的人们,则撕破了这个国家的嘴面。

这一年,贸易战悬而未决,香港烽烟弥漫。猪命难保、鼠疫又重现。709家属四年奔波不止,华为举步维艰。人祸如轮盘赌,死亡如随机抽签。这年初,有些名字需要追问,他叫失踪的法官王林清。党说他自导自演窃了卷宗。他们不在乎你信与不信,只问你服不服;有些名字还需要铭记,如香港科技大学的周梓乐、少女陈彦霖。

这一年,一开始就被死亡笼罩。

年初,甘肃白银市变态杀手高承勇被枪毙;春节前,失业校工在北京小学实施了恐袭。习近平要歌舞升平,帝国就肃静京畿。那个被驱逐的49岁的「低端人口」,用铁锥砸向了更弱的孩子。而在祖国的西北,陕西神木市21名矿工没能活到春节。内蒙50名有幸过了春节的矿工,又很快凝固成带血的GDP。这时候,嫦娥四号已降落月面,党说,「你看,我射得很远!」但他们没兴趣把这些母亲们的儿子、孩子们的慈父安全地带回地面。

在祖国宏大的国度里,这些惨死的生命都是冰冷数字,人命在官媒的曝光,远不及在非洲猪瘟下冤死的116万头被扑杀的猪。这些被名垂青史的猪只其实只是2亿头冤死的猪只中的极少数,它们大多数的猪队友,无力争到死于非洲猪瘟的名份,就加工流向了餐桌。慈母没问你信不信,只问你吃不吃?党说,这里是祖国,还习近平的新时代。

春天里,基因婴儿之父贺建奎被抓了,从史丹福的天才学者沦为中国版的科技流氓,其实也就是南橘北枳的现代版;权健医学的创办人束昱辉的传销帝国也已崩塌,但他那个编号40的直销牌照谁发的?在祖国,为权健的倒塌欢呼是爱国,但追问牌照就成了叛国。这里「没问你冤不冤,只问你服不服」!

这一年,川南的页岩气开采诱发地震频频发生,100多人的鲜血甚至生命,无力阻挡一个帝国对能源野心。只因为他们坚信,枪在手,天下太平。110年前,大清国醇亲王载沣也这么说过,但3年后大清就亡了。掐指一算,该是2022年。

3月里,江苏杨花如雪。盐城的化工厂内外,近百条人命瞬间气化,成为气体。如4年前的天津,爆炸惊天动地,死亡却悄无声息。死者的亲友们在最初的哭号之后,岁月静好,安静吃食。

金钱加手铐使得国人贴服,但人祸会传染,仅仅9天之后,30条灭火队救生员的生命,就在凉山大火中成为祭品。他们是党国自己人,但万人送别的哀荣演完戏后,仅一天,那些悲伤的家人就被立即遣送回原籍,这就是中国式的维稳。

这一年,还有些名字不该忽略,李文足、她狱中的丈夫王全璋、狱中的黄琦、高智晟、秦永敏、屠夫……

这一年,有些故事很悬疑,如吴小晖的钱包;有些故事既惊悚又悬疑,如昆明孙小果的死刑,他的员警父母能上演僵尸还魂;还有些画风很粗鄙,如大裤衩派去伦敦的孔琳琳掌掴英伦,外交部「二傻」耿爽、华春莹,让你见识铁血口炮。如果没见过跳脚駡街,央视、外交部发言人有免费的娱乐效果——装了30年秀才,现在急了,直接上粗口。

这年,还有些故事很狗血,京城有阔少刘强东的爱情,步长制药有老板赵涛花费650万美元望女入史丹福成凤却被开除,当然还有习近平的大学问。

初夏里,王全璋终于来信,拜党国的手段,他被人间蒸发了四年;从自贡到内蒙,从山东到辽宁,很多银行正在吃紧!别惊讶,历史告诉我们,当猪肉成通胀的时代,没有人在乎银行里有没有钱。

在海外,千人计划已转入地下,习大帝仍在意亚洲文明,以一带一路的马甲表演万国来朝。据说,大大要为人类指引方向。

在最敏感的6月,除了遥远加州沙漠里两尊纪念雕塑,30周年被压制和尘封的血与泪,没能在中国开出灿烂的革命之花。香港正偏移习近平的剧本,港人拒绝引颈待戮,大大显然迷惑不解。曾经的东方之珠警权泛滥,特务横行。枪林弹雨下,血染香江。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