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評論・年終回顧】夏|特朗普發難響起中美貿戰第一炮


2018-12-25
Share
year-end-feature-summer.jpg

這個夏天有點冷。至少,對習近平和他的團隊。

特朗普隔岸發難,貿易戰烏雲密布,黑雲壓城。中南海內外,被壓制了5年的體制內的人看到了一點迫使習近平懸崖勒馬的機會。

夏天的故事從伊利老闆潘剛開始。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沒人知道鬼是否會給潘剛效力,但至少媒體人劉成昆知道,內蒙的員警們會!接下來,他和同行在烏魯木齊寒冷的監獄裡被關上大半年。

4月4日,失去丈夫消息超過1000天的李文足開始徒步尋夫(維權律師王全璋),途中,天降大雪,如奇冤之下蒼天垂淚。

「709大抓捕」三年,傅政華高升,王全璋生死不明。數十萬律師噤若寒蟬,冤獄累累,黨國牌坊「依法治國」高懸。

4月裡,靜悄悄關了3個多月的譚秦東醫生被放了。他的犯罪行為只是本著醫生的常識,告訴人們這個叫鴻茅的藥酒有毒。即使是出獄後,譚醫生依然驚魂未定。在接受採訪之後,他曾問記者,我這樣實話實說,會被再抓回去嗎?

我需要用很多辭彙加上身體語言,去向美利堅朋友們解釋他的恐懼。因為這些美國長大的小白們,始終不懂說話怎麼就會被抓。

這個月,中興已經中刀,華為還在路上。商務部信誓旦旦︰美國會自食其果。如果被罰款10億美金外加嚴厲監管算是果的話,我沒意見。

但對極左派來說,這個季節噩耗連連。就在張宏良剛為中興罰款發出「心如刀絞,萬念俱灰」的哀嘆之前,32位在朝鮮尋找原汁原味的共產主義制度的中國極左人士因車禍身亡。但迄今為止,這些人的身份資訊,依然被嚴格保密。

按照黨的語境,這叫「去見馬克思」。當然,我覺得這有些不厚道。但這不妨礙左派持續發起了今年的多次街頭運動。如5·1全國塔吊司機罷工,以及以後的大貨車司機、深圳佳士工人維權。相比散漫的自由派人士,極左重抄黨早年起家的套路,也注定導致反撲。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數十名極左派人士將深陷圇圄。而包括、沈夢雨、岳昕在內的高校學子變身左派革命小將,則讓人始料未及。

也許這就是習近平所說的,用馬克思主義佔領高校。但習近平顯然也並不知道,青年人總是好動的,比如他本人曾經扛過小麥200斤。但即便是他們只能聽見一種聲音,也會用現實的場景,去對比傳說中的馬克思的理論,也會產生再次革命的激情。

通俗地說,那套理論從裡到外都滴答著受害者的鮮血,而你卻指責一群積極參加實習的年輕人。

這個夏天裡,海外民運醞釀了很久的5·1全民共振並沒有到來。但這並不意味著維穩的成本有所降低。黨看似從容,但朝陽大媽的津貼洩了密。

河南賈靈敏剛要出獄,湖南朱承志又已進去。他的罪名是去浙江祭拜了那個叫林昭的女人。但在中國這個網路也被上鎖的地方,總有學生一臉懵圈地問我,「林昭是誰?」

這一年,5·12汶川大地震已滿10年。9萬亡靈未安,曾經的倖存者也開始凋零。但對那些痛失家園的人來說,當年,黨面對屍山血海那些信誓旦旦的許諾已是空談,豆腐渣校舍被深度掩埋,失獨父母們依然被維穩。

這不奇怪,建政69年來,甚至是中共成立的97年以來,那些往往是墨蹟未乾即已成戲談。

即便是災難本身,我也看不見有遠去的可能。無論是汶川的5·12,還是後來蘆山的4·20,無論是玉樹,還是魯甸,每有地震,充斥版面的,永遠是旌旗招展,旌旗招展!而表演之外,那些原本應該鮮活的災民命如草芥。

善良者總認為進步會隨著時間流逝而到來,但青島上合會議顯示,這種想法很天真。始於2014年北京APEC會議、登峰造極於杭州G20峰會的過度安保、極度擾民的做法已愈演愈烈。我很想知道,他們怕啥呢?是那些會連續8天集結鎮江的老兵?還是上海街頭隨機砍殺貴族學校孩子的失業者?

這原本應該是勞動者和孩子們的季節!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