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封城、民怨及其他


2020-01-29
Share
com0129-web.jpg 【未普評論】封城、民怨及其他

當武漢肺炎荼毒神州大地、當北京出現首個死亡案例、當香港討論是否封城、當美德日等國從武漢魚貫接出他們的公民、當全世界談武漢色變之際,習近平政府封了偌大一個武漢城,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講了幾次話,表示自己一直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豪言中國一定會戰勝這場瘟疫。

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副組長是王滬寧,李克強和王滬寧均為政治局常委,其餘七名成員全部都是副國級官員,政治級別不可謂不高。李克強在當了8年總理之後,終於戴上了一頂領導小組組長的桂冠。有好事者問,已經身兼近20個小組長的習近平為何此次捨得讓出這頂桂冠?答案自然是見仁見智了。

不過,比這些答案更能見真章的恐怕是習近平關於武漢肺炎的幾次講話。自從上周一(20日)習近平首次談武漢肺炎之後,他在成立疫情領導小組的會議上和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長時,屢次談到武漢肺炎。其中值得關注的有這樣幾點:一是抗疫要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二是加強輿論引導,三是強調黨對抗疫的絕對領導。這幾點雖說是老生常談,卻足見習近平當局處理武漢疫情的思路。

根據習近平的講話,我可以斷定,習近平成立的中央抗疫領導小組是個政治掛帥小組。其成員中沒有一個是懂抗疫的技術官僚,而是清一色的政治官僚,甚至是清一色的習近平親信。這樣的成員構成,與其說是抗疫,不如說是在執行一種政治使命,即借助政治和宣傳機器,刪除不利於維穩、批評共產黨的言論,淡化危機的嚴重程度,防止有人把疫情當作攻擊中國的機會。

問題是,這樣一個政治掛帥小組能夠有效地管理、控制、協調武漢和全國的抗疫行動嗎?國人中有不少迷信黨國效率,他們認為,中國這個高度集權的體制,一旦動員起來,力量比外界想像強大得多。這種體制對付傳染病最有辦法,說隔離就隔離,說封城就封城,效率極高,民主體制沒法比。對此,國際社會也有類似的感概。譬如,經常批評中國問題的BBC評論說,國際社會現在共同默認的是,這場疫情「幸虧發生在中國」,因為只有中國這樣的體制才敢封城,BBC甚至讚賞說,「中國封鎖疫情擴散的每一份努力,都會增加一份世人的安全系數。」

只是世人的安全是由被封在城裡的1100萬武漢人的生命安全為代價的。1100萬武漢人的被圍困是不由分說的,是事先不知情的,是沒有選擇的。封城意味著留在城裡的每一個健康人都增加了被病毒感染的可能性,BBC說,這種做法「就是要求1100萬人放棄避免感染病毒的機會來幫助政府控制疫情。」這和1666年英國發生黑死病時,埃姆村村民自願作出的選擇很不一樣。那時,埃姆村村民為換取他人不被感染,而把村子封鎖起來,自己放棄生的希望,最後,350名村民中死了260人,死亡率數倍於英國其他地方死於黑死病的比率。他們的「捨身取義」至今被英國人懷念。

武漢封城的問題在於,政府用強制性手段迫使1100萬武漢人「捨身取義」,直接後果就是民怨沸騰,沸騰得史無前例。民眾認為,首先,武漢政府瞞報疫情的根子在習近平;其次,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春節團拜會上發表講話,只字不提武漢封城或武漢肺炎,這讓民眾感到「寒心,惡心,痛心」;其三,中共對疫情信息赤裸裸的壟斷令民眾反感,習近平政府一直在傳遞這樣一個信號,即,事關疫情,只有官方可以說話,其他人一律閉嘴;第四,許多民眾認為,習近平應當對疫情的擴散擴大負全責,一些死者的家屬甚至要求習下台。

武漢封城可能集中體現了這個體制的兩面性。正是因為它的輿論控制、瞞上欺下、官僚主義、麻木不仁而導致了今天這個擴散到全球的大災難,即便它可能通過集權/極權手段,靠國家動員、戰時機制、舉全國之力而獲得最後戰勝疫情的勝利,它卻有可能變本加厲地搞輿論管制、瞞上欺下、官僚主義、麻木不仁,並導致更大的人類災難,甚至和文明世界同歸於盡。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