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外举不避亲的习近平为何战时换将?

2020-0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最近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将抗击武汉疫情称为「人民战争」。就是在这场「人民战争」的硝烟中,习近平同一天换掉了湖北省、武汉市和港澳办第一把手。此举引发海内外的热议。

习近平用人一向「外举不避亲」,在重要岗位上安插自己的亲信或子弟兵,从不避嫌。对习的这种只看忠诚与否、不看能力大小的干部任用模式,外界已经见怪不怪。但这次在武汉抗疫的「战争时刻」,习近平一口气换上三位自己的爱将,还是让人跌破眼镜。为了释疑并说服民众,《环球时报》特意刊文,称这一「重大人事变动」是在疫情防控工作暴露出一系列问题的情况下作出的,应勇与王忠林二人都是「救火队」,都在「处理公共卫生危机时具有决断力」。可是新上任的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过去长期在公检法系统任职,在上海担任市长的几年里,除了搞垃圾分类,几乎没有其他说得过去的、让上海人民满意的政绩。这样的人如何能「救」武汉疫情的「火」?

在我看来,习近平在战时疫情升级的险境中换将,一定有这样几个盘算:

首先,对习近平来说,战时起用自己人,更有助于维护政治安全,为形势一旦恶化未雨绸缪。应勇、王忠林,再加上几天前刚任命的中央指导小组副组长陈一新,都是习近平的子弟兵,对习的忠诚没得说。此外,他们都来自于政法系统。这样的安排颇显习近平的苦心孤诣。习近平经过六年的努力,终于改造了政法委,剪除了周永康羽翼,确立了中共最高领导人对政法机器的绝对权威,习现在几乎可以对政法系统予取予求。而2019年1月公布的新政法工作条例,更是囊括了习对政法委的重大希冀。新条例说,政法委首要职能就是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以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的政治安全重要事项。在武汉疫情迅速扩散、病毒源头至今无解的情况下,习近平显然体认到,自己面临从未有过的危机,只有依靠自己人,乱世用重典,才有可能维护这个政权的稳定和保障自己核心地位的牢固。习近平用夏宝龙取代张晓明任港澳办主任,也是同样的思路,旨在防止香港人利用这次疫情激起反大陆情绪,削弱中共对香港的领导。

其次,习近平此时用应勇和王忠林换下蒋超良和马国强,也是为了淡化自己在疫情扩散中的责任。2月16日出版的《求是》刊发了习近平在2月3日中共常委会上的讲话,其中披露了蒋超良和马国强被免职的原因,是「不服从统一、本位主义严重,不敢担当、作风漂浮、推诿扯皮,失职渎职」。《求是》的这篇文章说,习从知道疫情一开始,就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此说是想替习近平洗地,把武汉疫情扩散的责任算在地方干部的头上。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中国政治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习近平可能发现,总揽独裁大权有不好的一面,当出差错时,他也必须承担所有的责任。但是,我们看到,习近平迷信大权独揽,迷信政治安全,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武汉疫情从开始到扩散,从封城到进入「人民战争」的状态,习近平就是靠这个大权独揽,操纵疫情,控制舆论,决定谁应为此负责。现在,习近平已经用大权独揽找到了替罪羊。

第三,习近平此时换将,还试图安抚人心,平息民怨。此次疫情在民间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恐惧、悲伤、痛苦和愤怒,民怨在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以后达到高峰。民众广泛要求追责问责,要求言论自由。习近平解除了湖北两名高官的职务,就是要平息公众怒火,遏制对他不利的舆论,把民众的焦虑转化为爱国热潮。但是他绝对不会放松对舆论的控制。

习近平屡次说,武汉疫情是对他执政七年政府的考验。他能通过这次考验吗?且让我们密切关注他的动向。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