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俄國入侵烏克蘭兩周年,戰爭進入至暗時刻

2024.02.28
【未普評論】俄國入侵烏克蘭兩周年,戰爭進入至暗時刻
粵語組製圖

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兩周年。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將這個日子定為俄國入侵10周年,因為普京吞並克里米亞是在2014年2月,從那時起,普京對烏克蘭的侵略不斷擴大化,而烏克蘭的抵抗也一直未停止過。

2024年,嚴冬還籠罩著烏克蘭平原,而烏克蘭人民的抵抗也進入了最艱苦的年頭。一個重要原因是軍火得不到接濟,說得具體一點,是美國共和黨控制的國會一再推延表決議案,致使美國的軍援遲遲不能到位。這非常令人訝異。

從艾森豪威爾到列根,共和黨一向是一個反蘇聯專制霸權的政黨,目前卻蛻變成明顯親俄親普京的政黨,這讓人感概。傳統共和黨的基本價值是國家安全、小政府、絕不背離對自由和生命的基本承諾。歷史證明,背向世界的孤立主義和綏靖主義無論在美國或者在世界其他地方,鮮有成功先例。捍衛自由,不單是共和黨,也是美國光榮的國家傳統和最珍視的價值。

但是,共和黨發生了改變,特朗普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和普京兩人惺惺相惜。早在2016大選,普京公開表態支持特朗普,特朗普也表示欽佩普京。特朗普勝選,更稱讚普京是「一個偉人,一個好人」。普京在特朗普下台後仍獻上讚美:「我相信,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是一個非凡的人,有才華的人」,因為拜登「一生都在政治裡度過」,而特朗普「是個豐富多彩的人」。普京自己一生才是在政治裡度過的,他前半生都是克格勃(KGB)的人,別以為他現在就不是,只不過變成了克格勃是他的人。

反觀特朗普,在俄烏戰爭初起就他稱讚普京「真是天才,這有多聰明啊!我非常非常懂他,他將派兵軍去烏克蘭,做和平衛士。」特朗普口中「我懂他」和稱為「好朋友」不止一個,從普京、習近平、金正恩到匈牙利的歐爾班,清一色都是威權主義的強人。他們確實有共同的精神血緣。

宣稱讓國家更強更偉大,是所有威權強人的政治標識。從普京到習近平都是如此。和「讓美國重新偉大」的特朗普一樣,普京當年的我期許是「給我20年,還給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歷史真的給他不止20年,現時俄羅斯是何境地?深陷戰爭泥沼,經濟倒退十年。現在的俄羅斯大選,滅掉一切政治對手的普京篤定勝出,他要再索要20年,號稱去「拯救俄羅斯」。

習近平也沒有甚麼不同,他已經邁過了執政第二個10年的門檻。從他向這毛時代威權統治的回歸就可以看到,在東方專制主義傳統深厚的國家,曾取得的一點制度和民智的進步,是多麼容易失去。

俄羅斯文化同樣稀缺民主基因,哪怕反沙皇的十二月黨人和反對共產專制的索爾仁尼琴,他們同時又是國家主義者、大俄羅斯主義者。他們都擁護讓俄羅斯重新偉大。這和中共言必稱「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一個意思。只不過,在美國沒有這種土壤。無論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都不把國家奉為至尊價值,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也沒有這個所謂的國家至上,憲法條文更多著墨於限制政府,別讓它太強大。所以,在美國鼓吹國家至上的政治人物只能是曇花一現,一個歷史的匆匆過客而已。

最後引用澤連斯基的話,他評論特朗普所謂24小時停止俄烏戰爭的說法。澤連斯基說:「特朗普無法與普京和俄羅斯擺平這個問題,因為我們永遠不會為停戰而放棄我們的領土……我認為特朗普並不真正明白,普京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停止。」顯而易見,澤連斯基要比特朗普有政治智慧。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