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十日文革”嘎然而止 習被勸阻?


2016-03-30
Share
620 未普評論習近平的“十日文革”(粵語部製圖)
Photo: RFA

前些天,北京城廣泛流傳一種說法,稱對任志強的文革式大批判突然中止為“十日文革”。我對這種說法,一直心存懷疑。主要是認為,這未免太樂觀,太低估習近平當局開啟意識形態圍剿戰的決心和意志,也太藐視習當局已經做出的1000余天的努力;況且,一些文革現像已經回歸了。

但是如果把這“十日文革”窄化為搞個人崇拜的“十日文革”,或許說的過去。那麼,這十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綜合各方面的零碎報道,我們可大致拼出這樣一幅完整的圖畫:黨內高層對搞個人崇拜有一場攤牌,習近平盡管很憤怒很不情願,卻不得不暫時接受了這個攤牌;而這個攤牌不僅使“十日文革”戛然而止,也使習近平暫居下風。

習近平的黨內同僚用什麼辦法和習近平攤牌呢?他們很可能以八十年代建立起來的一項黨內共識做招牌,冠冕堂皇地迫使習近平做出了讓步。這就是中共當時確立的一個政治規矩:鑒於毛澤東的前車之鑒,中共再也不准搞個人崇拜和個人迷信。如果習近平成為像毛澤東那樣的一人說了算的至高無上的領袖,當年劉少奇、林彪和周恩來的下場,可能就是今天李克強、王岐山、張德江等人的下場。到了這個地步,為了自己的安全,也為了這個黨不至於最後翻船,相信李王張都拼死進行了勸阻。

習近平接受了勸阻,但相當憤怒與不情願。習近平當然有理由憤怒:空有那麼多第一小組長的頭銜,卻仍然不能說了算!習的憤怒與不情願毫不掩飾地展現在向全球報道的兩會鏡頭中,連禮儀如常的表面功夫都顧不上了。習近平和李克強在兩會期間的冰冷無互動,表現的最是赤裸裸。這正如北京流行的最新順口溜那樣:“不到北京,不知道‘文革’原來還在搞;……不開‘兩會’,不知道習、李關系原來這麼糟。”李克強是否在勸阻中起了重大作用,因而讓習近平格外惱怒,就不得而知了。

習近平也有足夠的理由氣惱另一個常委張春賢,張對習的個人崇拜潮似乎很不以為然。當三分之二的省市自治區一把手爭先恐後向習表忠時,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居然沉默不語;兩會期間,香港某記者問張“是否支持習近平的領導?”張春賢竟然回答“再說吧,再說”,然後就走了;還有,他屬下的新疆政府官網(無界新聞網)居然刊登出“倒習公開信”。這些都讓習近平難以容忍。

至於常委劉雲山,習近平對他就更不滿意了。有一種說法,“倒習公開信”可能與中宣部的某些官員甚至更高級別的官員有關,而習近平對劉雲山的不滿,集中反映在相關人士對海外媒體的喂料上,喂料稱中宣系統刻意將習近平“文革化”。習近平早就想清理中宣系統了,現在時機到了。北京消息人士說,在未來一段時間,中宣部系統會有一批人因為經濟問題而被抓,另一批人因為政治問題而落馬、因為站錯隊而被降職、調職。毫無疑問,習近平將會借機進行黨內清理。

習近平雖然惱怒,卻不得不接受黨內同志的勸阻。東網的南橋先生稱這種勸阻習近平的黨內力量為“體制內的反對派”,明鏡則叫“倒習聯盟”。不管叫什麼,習近平的同志們顯然對再搞一場個人崇拜有共同的擔憂。他們即不願看到文革再現,也不願看到毛澤東再現。

除了體制內的反對派,筆者堅決相信,民間對批任志強和個人崇拜潮的嬉笑怒罵似的強烈抵觸和反感,也成為常委攤牌桌上的籌碼。習的同志們不會不利用這一點。面對排山倒海一樣的民意,習近平不得不暫時讓步。因此可以說,“十日文革”嘎然而止,是由體制內和體制外反對個人崇拜的合力,共同促成的。

至於習近平這一次被勸阻,不知是虛晃一槍的戰略退卻,還是真的放棄“個人崇拜”。暫居下風的習近平會不會卷土重來呢?完全有可能。這是因為,習近平用自己的理念治國,已經努力了三年多,難道會輕易放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