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美國不能喪失國際領袖地位——談美中零和博弈


2020-04-29
Share
com0429-web 【未普評論】美國不能喪失國際領袖地位——談美中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zero-sum game)曾是討論美蘇冷戰的熱門政治詞彙,意指蘇聯集團的「得」,即是北約和西方的「失」,反之亦然。幾年前,美中兩國的官方與專家學者,都斷然否定齟齬不斷的美中關係是零和博弈關係。但最近新冠病毒大流行,竟使這個被冷卻的詞兒又捲土重來了。

美蘇冷戰是二戰後獨特的政治事件,是兩個全球性意識形態、全球性超級大國之間的角力,雙方都擁有覆蓋全球的核武力量,身後都有大量的盟友,雙方都唯恐對方控制這個世界,影響到己方的安全、福祉、權力和價值觀。任何一方的「得」,對另一方來說,都是「失」。所以,美蘇冷戰是一場零和博弈。

當年美蘇冷戰的特點,對比今天的美中兩國關係,似有不少類似之處。比如,像美蘇一樣,美中雙方都是各持己見的意識形態大國,在國際上都有自己的擁躉者,是全球名列第一和第二的超級大國,分別擁有名列第一和第三的綜合軍事力量。自從2017年年底美國正式把中國列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兩國之間的交鋒就越來越逼近零和博弈。從貿易戰到科技戰,從知識產權到軟實力,從軍事領域到外交領域,從西藏新疆問題到香港台灣問題,兩國之間漸行漸遠。

如果說所有這些漸行漸遠的動作,都符合美中兩國步向冷戰的邏輯,那麼自由世界領袖地位的喪失,則是當今世界的明顯而即時的危險。美蘇冷戰時期的自由世界領袖非常清楚,如果這個世界由對方控制,自由世界的安全、福祉和價值觀將受到對方的操縱、腐蝕與踐踏,這是自由世界絕對不能接受的。和美蘇冷戰相比,美中交鋒最大的不同是,美中兩國的首腦在國際社會的主導地位,正面臨易位的可能。這是美蘇冷戰的零和博弈中沒有的重要現象。

在國際領袖之爭方面,美中零和博弈出現這樣的現象:特朗普每退一步,習近平就進一步。兩人的這種進退關係從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宮就開始了。凡是美國退出的世界組織和全球條約,中國都加強了對這些組織和相關條約的主導和控制,進而加強對世界秩序的控制。最近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使這種一退一進的現象更加碼了。本來在這個全球大流行事件中,世界急需領袖,本來美國是當然領袖。但現在美國大搞「美國優先」,不在乎這個勞什子頭銜,而中國卻對這個頭銜夢寐以求。中國很敏銳地看到,新冠疫情對中國來說,可能是獲得這個頭銜的最好機會。所以,中國利用所有的機會見縫插針,意欲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領袖。

這種美國退中國進的關係也表現在雙方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互動關係上。過去十多年來,美國基本放棄了其在WHO的主導地位和領導地位,而中國利用手中的金錢和影響力,干預前任總幹事長陳馮富珍和現任總幹事長譚德塞的改選,成為WHO的實際操縱者和控制者。最近爆發的新冠肺炎導致美國和WHO的關係進一步惡化,美國公開批評WHO對公開疫情信息處理不當,中國則公開表揚;美國終止給WHO的經費,中國就加倍奉送。本來自一戰和二戰以來,每逢世界大事,美國總能獲得其堅定盟友的支持和合作。但是這一次在全球抗疫的一些關鍵問題上,美國昔日的盟友在美國需要支持的時候,沒有與美國站在一起。

和上一次美蘇冷戰相比,今天與中國對弈的美國相當孤獨。在停止資助WHO的問題上,歐盟沒有跟美國站在一起;特朗普主持七國集團G7領袖會議呼籲改革WHO,沒有收到響應;是否把「武漢肺炎」幾個字寫入G7聯合聲明中,G7也沒有和美國站在一起。在一些歐洲領袖看來,美國與中國冷戰,更像一場美中兩國的雙邊冷戰,而不是一場全球性的冷戰。而特朗普現在知道美國需要盟友了,盟友卻不買賬。這是一個讓自由世界難過的政治現實。

令人安慰的是,英國資深評論員華納(Jeremy Warner)建議,如果美國願意放棄對國際秩序的領導地位,那麼英國可填補真空。總之,在這場美中零和博弈中,西方世界不能輕易認輸。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