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文革反思之二——文革是黨的錯誤還是領袖的錯誤?


2016.06.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edited.jpg 【未普評論】文革50週年【文革反思】系列之二——文革是黨的錯誤還是領袖的錯誤?(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曆史決議》和前幾天《人民日報》刊發的文章都強調,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嚴重的。這種說法的最大問題是,把文革這場內亂歸咎于毛澤東和反革命集團,黨似乎沒什麽錯。

這種說法基本反映了當時參與《曆史決議》討論和審議的衆老幹部的看法。在討論時,多數人不贊成草稿中爲毛澤東錯誤辯護的各種說法,更不贊成把毛澤東的錯誤歸結爲全黨的錯誤。他們反問:怎麽都是我們全黨犯錯誤啊?主要還是毛澤東犯錯誤嘛!

這種把錯誤都算在毛澤東的頭上,“對毛澤東嚴厲批判甚至否定”的傾向,令鄧小平十分擔心。鄧小平的擔心主要有三個:第一,擔心黨內的非毛化傾向進一步發展。他三番五次地叮囑參與決議起草的胡喬木等人,不要把黨30多年的曆史寫成黑曆史,否則,産生的效果就會使人們痛恨我們的黨,痛恨我們的決議,痛恨我們寫決議的人。他還批評說,在前一段時間裏,對毛澤東同志有些問題的議論講得太重了,應該改過來。這樣比較合乎實際,對我們整個國家、整個黨的形象也比較有利。

第二,擔心後人翻毛澤東的案。有傳言說,這個曆史決議只是暫時維護團結用的,將來要翻案,要全面否定毛澤東。鄧說,“所謂有些人將來要翻案,無非是翻主席的案,只要我們把主席的功講夠了,講的合乎實際,我看翻也不容易翻”。“錯誤講過分了,對毛主席和毛澤東思想的評價不恰當,國內人民不能接受,國外也有相當一部分人不能接受”。陳雲後來出了一個主意,加一個“建國以前二十八年曆史的回顧”,主要是回顧毛澤東的功績和貢獻。

第三,擔心丟掉毛澤東思想,使中共的合法性受挑戰。鄧認爲,“毛澤東思想這面旗幟丟不得。丟掉了這面旗幟,實際上就是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曆史”,中共的曆史被否定,中共的合法性也將不複存在。胡喬木後來提出了把毛澤東晚年和毛澤東思想分開的說法,盡管老幹部中不少人不同意,結果還是被鄧小平和陳雲采納。

鄧小平和陳雲都承認,黨內許多高級領導幹部對文革也負有一定責任。鄧說,過去有些問題的責任要由集體承擔一些,當然,毛澤東同志要負主要責任。他說,制度是決定因素,那個時候的制度就是那樣。那時大家把什麽都歸功于一個人。有些問題我們確實也沒有反對過,因此也應當承擔一些責任。……我和陳雲同志那時是政治局常委,起碼我們兩個負有責任。其他的中央領導同志也要承擔一些責任。同樣,陳雲也認爲,毛澤東犯錯誤,黨內許多高級領導幹部前期不敢指出和批評,甚至迎合他,造成後來錯誤難以糾正的局勢,也是有相當大責任的。

但是對黨應該對文革負什麽樣的責任,鄧和陳都避重就輕,反倒是黃克誠說的比較直率。他說,毛澤東的反右運動、大躍進、五九年廬山會議、提社會主義時期階級鬥爭理論、搞文革、以至開除劉少奇同志的黨籍等等,哪一次不是開中央全會舉手通過決議的?如果中央委員多數都不贊成,各級領導幹部都不贊成,毛主席一個人怎麽能犯那樣大的錯誤呢?實際上,中共主要領導人如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彭真等,都對文革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用宋永毅的說法,其中文革的最大殉難者劉少奇對文革的貢獻最大。他們都是文革的推動者和擁護者,文革是中共“集體犯罪的結果”,(宋永毅,2004)。

我們因此可得出以下幾個結論:1)否定毛的傾向,在鄧小平和陳雲的強力幹預下化解了;2)鄧陳擔心否定毛澤東就是否定共産黨,所以把毛的功績說的大大的,罪過說的小小的;3)誇大毛的功績和縮小黨的錯誤,都是基于維護中共統治的政治考量,事實上,毛澤東和他的政黨都應對文革這場災難負責;4)《曆史決議》中關于文革的重要結論,把黨的重大責任基本摘除了,歸根結底也是一種曆史虛無主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