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美國在反思:新冠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洩漏之說未必是陰謀論

2021-06-09
Share
【未普評論】美國在反思:新冠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洩漏之說未必是陰謀論
粵語部製圖

最近,新冠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的假說,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美國媒體、政界、科學界和商界正在檢討和反思:為何這個說法一開始被各界忽略輕視?

新冠病毒起源一直是個撲朔迷離的問題。美國媒體和科學界曾經普遍認為,病毒源於自然界的可能性很大,但迄今為止沒有找到從自然界傳播到人類的中間宿主。另一種認為源於武漢實驗室的聲音產生於特朗普執政時期,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去年2月指出,病毒有可能從武漢實驗室洩漏。但這種聲音很快就被指責為「此乃陰謀論」,被逐漸淡忘。

引發人們重新聚焦於最早幾乎被完全否定的假說,是因為《華爾街日報》5月23日刊發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引述一項新的美國情報報告說,武漢病毒研究所3名人員曾於2019年11月染病到醫院尋求治療,其時間點引起了人們對那個老舊「陰謀論」的興趣。此外,世界衛生組織在3月份公布新冠病毒起源調查報告時稱,世衛專家在獲取原始數據時遭遇到困難。新冠病毒到底起源於哪兒?中國政府為何不願向世衛調查組提供原始數據?他們試圖隱瞞甚麼?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的說法,於是再次受到各界關注。

這種關注在5月26日達到史無前例的高峰。那天,拜登總統宣布,他已下令情報部門在90天內,對大流行起源的兩種同樣合理的假說進行更密切的情報審查,找出病毒究竟是從中國實驗室意外洩漏,還是在實驗室外從動物傳染給人類。拜登的這個「兩種同樣合理的假說」(two equally plausible scenarios)非常重要。這顯示,拜登政府對實驗室洩漏假說和大自然傳播假說賦予同樣的權重,改變了早先的大自然傳播佔主導地位的說法。這種改變暗示,重新重視實驗室洩漏假說的背後可能有不少證據。

問題是,為何這個說法一開始被各界忽略輕視?誰該為這種忽視負責?前國務卿賴斯(Condoleezza Rice)6月6日在CBS「面對國家」(Face the Nation)節目中談病毒來源時說,美國過早排除了病毒從實驗室外洩的可能,而一些證據事實上就在我們眼前。她認為,「媒體在這方面負有責任」。這話是不錯的。把這個假設稱之為「陰謀論」的媒體的確應付一些責任。比如,《華盛頓郵報》的一名記者稱實驗室洩漏假說為「被專家反覆質疑」的「邊緣理論」。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指責科頓推動不實說法,煽動一場「信息流行病」等。

好在《紐約時報》最近刊發了一系列文章檢討其原因所在。其中Bret Stephens6月2日的觀點文章「新冠病毒『實驗室洩漏說』背後真正的醜聞」格外尖銳。文章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醜聞被美國醜聞掩飾,可謂荒誕。如果新冠疫情最終被證實是由中國武漢一家實驗室的洩漏引起的,這將成為歷史上最大的科學醜聞之一;然而更大的醜聞是,美國有太多的媒體,包括主流媒體和社交網絡,長期拒絕認真對待實驗室洩漏理論,只是因為科頓是個共和黨人、保守派,「以經常胡說八道」而聞名。

當然,除了媒體對實驗室假說的斷然否決負有責任之外,美國政府同樣應付部分責任。有媒體調查發現,美國政府部門之間的利益衝突,可能阻擋了對武漢實驗室的調查。在這方面,美媒揭秘有功。《名利場》調查發現,特朗普執政時期的美國國務院,有意阻止有關病毒溯源的調查,利益衝突是重要原因之一。這主要是因為,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在過去五年間,通過撥款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注入近60萬美元的經費,以進行「功能獲得性」研究。

此外,科學家和醫學雜誌亦負有責任。2020年2月,《柳葉刀》(The Lancet)上發表了一封由20多名科學家簽名的信,強烈堅持新冠病毒來自於大自然之假說。而美國白宮醫療顧問、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Anthony Fauci)對病毒來源的說法出爾反爾、前後不一,也給美國社會帶來了不少困惑。對許許多多不信政府信科學的美國老百姓來說,科學家們在這次疫情中的表現可能更令他們失望。

不管實驗室洩漏假說最後是否能得到證實,美國應從中獲得重大教訓:不能以黨派之見忽略甚至排除大流行病起源的任何假說或者理論。這個教訓是以60萬人的生命換來的。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