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深圳突然「升格」,乃「一国两制」新模式?

2019-08-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8月18日,香港再次爆发规模宏大的「反送中」抗议。就在同一天,中国政府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这一举动引发人们广泛关注。

有人为深圳突然升格高声欢呼,有人则很不以为然。欢呼的人们说,这一次香港反中反共势力闹事儿,迫使中共提高了深圳的战略地位,中共此举就是抛弃香港,任由其自生自灭;也是试图警告美国,中国在香港问题上不会投鼠忌器。欢呼派还有人说,中国将大力扶持深圳,用深圳取代香港,就是试图开辟「一国两制」新模式。不以为然派则认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很难被深圳取代,而用深圳取代香港的思路,其实是非常有害的。

欢呼派们认为,中央将把深圳建成有别于其他城市的政治特区,给它立法权,实施符合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中国将用这种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与西方资本主义的虚假民主竞争。至于香港,中央会放任自流,只要不独立,不影响国内局势,基本做到不管不问,继续执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中央将扶持上海和深圳等国际金融中心,作为对外金融窗口,取代香港金融对内地的影响。

我对这些说法相当不以为然。事实上,我赞成不以为然派。我以为,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圳,取代资本主义的香港,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关键在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说白了就是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模式。就凭这一点,深圳就没法取代香港。香港在全球的地位,是因为没有「万能党」的领导,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圳,党能不领导一切吗?

仔细看看《意见》,在4700馀字中,党的领导随处可见,甚么「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落实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坚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云云。只要党的领导不变,中央即使给深圳再多的民生发展和福利待遇方面的优惠,也无法改变深圳和香港的本质区别。

这些本质区别表现在,在资本主义的香港,党和政府不能干预股市及金融市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圳,面对股市剧烈波动,政府会干预,而且认为这是必要的,是适合中国国情的。在资本主义的香港,党不能控制互联网;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圳,领导一切的党是不会开放互联网的。在资本主义的香港,民众可以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集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圳,中共能给予这些政治优惠吗?肯定不能!

那么,《意见》到底想要甚么?

我们知道,中共高层肯定也知道,正是由于共产党的领导,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区的深圳,根本没有香港那样的实施「一国两制」的基本条件。有意思的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和大陆一些智库都提出,深圳成为先行示范区是丰富「一国两制」的新实践,寻找新的「一国两制」的新形式。政法委的说法是,深圳成为先行示范区是在新的历史关口前,「杀出一条血路」。这条血路是甚么路?是快速终结「一国两制」的路吗?

这让人不由地联想到,香港中联办主任四月份曾表示,香港只有「一国」没有「两制」;大陆学者也提出,香港的出路在于「一国一制」。同时,也有消息传出,中共有意将香港变成直辖市,正式终结「一国两制」。至此,人们不能不明白,所谓「一国两制」的新实践,本质上就是「一国一制」,《意见》就是要用深圳这个「一国两制」的新模式取代「一国两制」的老模式香港。

这就解释了,《意见》何以用标准的「一国一制」的语言、思维和习近平的一贯思想来规范试图取代香港的深圳。如果不是碍于台湾的反应、反弹和抵制,中共高层可能早就堂而皇之地公开主张「一国一制」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