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习李体制完败于一人独裁

2023.11.01
【未普评论】习李体制完败于一人独裁
粤语组制图

10月27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骤逝,全中国掀起一阵排山倒海般的悼李克强热。前体改系统和李的北大校友对他的功过和老百姓对他的评价不一样。但不管是哪种评价,大都赞赏他说的这几句话:黄河长江不会倒流,人在干天在看,6亿百姓月入只有1000元。

说到李克强,不能不谈习近平。2013伊始,习任中共第一把手,李任国务院第一把手,人称习李体制,就像江朱体制,胡温体制一样约定俗成。李克强本该是胡温政权之后的一把手,却被红二代和江泽民做掉,成了第二把手。黑马习近平从一个地方官一跃升为一把手,究其原因,那时的习近平隐藏的真好。改革派认为他是一个可以信任的继续改革的人;红二代认为,他看起来很傻,不会清算他们的后代子孙。现在他们都承认,他们当年看走了眼。

一、二把手的颠倒,注定习李二人一开始就不对付。滑稽的是,不是李对习不对付,而是鸠占鹊巢的习近平看李不顺眼。习近平认为李克强无能,不是宰相那块料,其实那时的李比习不知强多少倍。习那时羽翼未丰,又忙著抓军队、武警和公安和反腐,无暇他顾。因此,李克强在习李体制最初的两三年中,还是有机会做一些他最想做的事儿。

譬如,李克强推动「简政放权」等系列改革。他说,这是政府自我革命,要削手中的权、去部门的利、割自己的肉,要相忍为国、让利于民。2016年,李克强对这一改革的结果相当自豪,他说,「这一系列改革既为企业松了绑,为群众解了绊,为市场腾了位,也为廉政强了身,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但是后来被习近平批评,改革几乎回到原点。

习不喜欢「习李体制」这种说法,便费尽心机矮化二把手李克强。这一说法,在2018年被习近平正式「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高新,2018年3月)。证据是,习在李克强的任命文书上玩了小动作。国务院总理从来都是由全国人大决定,由国家主席签署主席令任命,但到了2018年,这一惯例突然改变,变成根据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提名,决定李克强为国务院总理,再由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任命。这显然是说,习近平对李克强有生杀予夺大权。

关于经济,习近平主张党管经济,李主张市场经济和放权于民企。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早在2013年,习曾问副总理马凯,在经济运行方面,党中央和国务院哪个更有效?马说:北院(即国务院)。习说:我看未必。应当是从那时起,习就埋下党要压下国务院,他要压下李克强的预案。而中外闻名的「李克强经济学」后来也几乎名存实亡。

之后,习不断蚕食李和国务院的权力。习以机构改革为名,全面架空了李克强和国务院。他把国务院属下的国家行政学院、公务员局、侨务办公室、宗教局等,悉数并入党的各个部门。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新办)、新闻出版署、版权局、电影局等机构职能由中宣部代行。原属工信部的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管理中心由他亲自任一把手,还兼任其他一大堆小组组长。在习近平的步步紧逼下,「相忍为国」遂成了李维持局面的座右铭,甚至在习自认终身领袖而修宪的时候,李克强还在「相忍为国」。

当然,被逼到墙角的李克强可能后来忍无可忍了,终于公开呛了习近平一次。习说中国已经全面脱贫,李却说,中国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还有6亿人民月收入不到1000元。这是对习近平的公开挑战,而这绝对需要勇气。

现在我们来小结一下本文:1)习李体制完败于一人独裁,这使李克强任职十年,蹉跎大半;2)李有不少好的理念,但多停留在理念阶段,没有付诸实施,因此没有留下像样的遗产,在许多情况下,不是他不想试,没有试,而是他不能做,无法做;3)非常不幸的是,习近平的坏理念几乎统统成为坏现实;4)李的「相忍为国」可能也不幸助长了坏现实。

不管怎样,李克强生前被习近平挤兑、矮化、边缘化;死后,人民爆发出来的悼李热,才是真正让习胆颤的力量。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