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習近平為中國金融業「舉旗定向」?

2023.12.13
【未普評論】習近平為中國金融業「舉旗定向」?
粵語組製圖

最近,中國大陸傳出兩條關於金融業的重要消息,一條是習近平在中央金融會議上的指示,另一條是官媒《求是》的相關文章。兩條消息代表的動向與趨勢,特別值得關注。

10月底,習近平在中央金融會議上要求,中國要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堅持和創新馬克思主義金融理論,堅持和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加強金融監管等。12月1日,中共《求是》雜志刊發了中央金融委員會辦公室和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的文章,重申了習近平的「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並明確要求中國的銀行、養老金金融、保險公司和其他金融機構遵循馬克思主義原則,服從習近平的領導。該文還充滿了對習近平的阿諛奉承,稱習「以宏闊戰略視野和深邃歷史洞察為金融工作舉旗定向、謀篇布局,是做好新時代新征程金融工作的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

習近平的講話和《求是》的文章,當然是希望為問題叢生的中國金融業解套。但是用意識形態,用馬克思主義,用確立習近平在金融業的核心地位能救中國金融嗎?中國金融業會不會因此而進一步衰退?內資和外資會不會都嚇得外逃?對這些問題,《求是》的文章不會回答,它只是告訴外界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習近平正在為中國金融業的發展指明方向,金融業何去何從將取決於習近平的親自指揮和親自部署。

習近平親自指揮金融業似乎包括這樣幾個方面:首先確立自己在中國金融業的核心領導地位。在這方面,習好像很自信,他不是已經在黨內建立了一人說了算的獨裁體制,在軍內確立了習指揮槍的說一不二的系統嗎?其次建立馬克思主義金融理論和習近平金融思想,「堅持和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應當就是習近平的金融思想核心,至於市場的邏輯,他不會真正在乎。再有安插自己的親信於金融重要崗位,以掌握錢袋子。習近平的哼哈二將何立峰和李強分別擔任中央金融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和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書記,《求是》的阿諛文章應該就是他們給習的投名狀。

那麼,習近平親自指揮金融業是不是管用呢?依我之見,這對中國金融業可能凶多吉少。自從新冠抗疫以來,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無不敗筆連連。現在,習又動起了金融的腦筋,這可能會成為中國經濟潰敗的最糟敗筆。這不只是外行領導內行,政治主導金融,他對金融體系的強化控制,更有可能把中國帶回改革前的黑暗荒誕年代,並使財政和金融進一步失衡。2022年,中國地方債務高達92萬億元人民幣,佔GDP的76%。如果債務失控,中國金融可能會步入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即資產價格崩潰引發債務崩潰的時刻。中國金融業無法承受這樣的折騰。

目前,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已經毫不客氣地大規模下調了中國金融的信用評級,這可能讓中國經濟雪上加霜。這個評級幾乎把中國的大銀行一網打盡。被降級的八家中資銀行包括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此外,被降級的還包括18家中國企業,其中有13家央企及其子公司、2家地方國企及其子公司和3家民營企業。

而習近平親自指揮金融,有可能加快外資逃離中國。本來外企在中國經營困難的根本原因就是經濟問題政治化和政策的朝令夕改,這些不確定性經常讓長期外國投資者卻步。現在習近平又提出堅持馬克思主義金融理論,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這更嚇壞了外資。目前有不少西方金融機構縮減了在華投資規模。比如,花旗銀行對在華個人業務實施了戰略收縮,先鋒集團從大陸撤出其有限業務。就連一向為中國崛起唱讚歌,兩年前還聲稱中國將成為世界金融中心的華爾街大佬、橋水基金創始人達里奧(Ray Dalio)也突然減持了1/3的中國持股。

習近平為金融業「舉旗定向」,更增加了政經環境的不確定性。中國金融業的復甦與發展似乎更難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