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中国维稳费和军费再创新高


2014.03.12

 

在今年两会上,中国维稳费和军费,像往年一样再创新高。这个变动趋势,没有因为中共领导阶层换届有所改变,而它代表的习近平当局的执政倾向,值得关注。

关于维稳费的增长,根据《明报》3月8日的专题报道,2014中央和地方的维稳费估计为8150亿元,为历年最高。从2010年到2013年,维稳费分别为5486亿、6244亿,7018亿和7690亿元。

这种增长趋势没有因为胡锦涛下台、习近平上台而改变,没有因为GDP增长减缓而下降,也没有因为主导维稳系统的政法委面临解体而消减。这说明,稳定压倒一切仍然是执政当局的国策。

事实上,习近平新领导阶层对民间的维稳与压制,比胡温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大陆民间维权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2月发布首份《2013年中国维稳与人权年终报告》。报告指出,2013年当局维稳与监控的对象、地区和手段,都呈现出扩大化、滥用化、严厉化、特务政治加剧等特点和趋势,大规模侵犯人权已成常态。

习近平当局对异见人士的处理,也比胡温时代更严厉。胡温时代指控许志永账目不清,习近平当局则判许志永入狱四年。胡温先拘押后释放新疆温和派知识分子伊力哈木,习近平当局却将他正式逮捕,以“分裂国家”入罪。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如果刘晓波在习近平时代获罪,刑期可能更长。不仅如此,习近平还以严厉手段,广泛打击不同政见的网民。

而所有这些维稳的扩大化和严厉化趋势,都需要财政上的更多支持,这就是维稳费再创新高的原因。但胡温的维稳经验已证明,中共早已陷入越维越不稳的怪圈。胡温在执政后几年,对维稳难题寝食不安,屡次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维稳是硬任务。”习近平上任后,要有别于胡锦涛,提出“维稳就是维权”。一些评论家对此有正面解读,但习近平的业绩显示,他的口号迄今为止只是为了口惠。

像维稳费一样,中国军费增幅同样惊人。从2000年到2014年,军费从1207亿元增至8082亿元,增长了5.7倍,目前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中国军费的连年增长,引发外界质疑。

军中著名鹰派将军罗援在他的“面对安全威胁,中国增加多少军费都合理”一文中,是这样回应外界质疑的:“一个国家的军费,是根据一个国家的国防需求、安全威胁和经济发展、科技水平的基础来决定的,它是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别国无权说三道四”。

可笑的是,罗将军似乎浑然不知,他陷自己于以己之矛,攻己之盾之陷井。他先说,“中国是一支和平的力量,中国每增加一分军费,都是给世界和平增加了一份筹码”,然后又说,“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把有限的军费,用在刀刃上,向‘打胜仗’、‘保平安’聚焦”。他指出,中国面对有领土领海纠纷的邻国,日本右翼和恐怖分子,加大多少安全投入都不为过。

显然,中国军费增长和军方高层的冷战心态有关,而这又和执政当局的战备思维有关。习近平上台不久,就向军队将领提出要集中精力搞好战备,要“能打仗、打胜仗”。前几个月,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电视片《较量无声》,就是为了投习近平之所好,而它也直接表露了军方高层要打仗打胜仗的渴望和以美国为敌的心态。

当然,提高军费也是习近平笼络军队、掌握军队的手段。问题是,习掌握军队了吗?观察家们普遍认为,在徐才厚的贪腐问题上,习近平向元老们作了让步。习近平能否肃清军队腐败、确立对军队的绝对掌控,现在仍是大问号。就连西方都注意到,虽然习近平反腐已逮捕了数十名政府高官,但还没有正式指控任何军官。

罗援还提议,用中国反腐搜缴的赃款增加军费。他称根据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至2013年,仅从地市级以上38名贪官身上搜缴出来的赃款就有36亿元。他说,36亿元赃款可买20余架先进战机,“这还不算低级别的贪腐赃款”。

于是这里又引出几个问题,军队和维稳系统的贪腐势力,究竟侵吞了多少军费和维稳费?和罗援笔下的平均每人贪腐一亿的贪官相比,谷俊山、徐才厚等军内大佬和维稳大佬周永康的贪腐,才是高级别贪腐。在他们之上,是否还有更高级别的贪腐?习式反腐,能抑制这种巨额贪腐吗?

总之,中国的维稳系统和军队是两个强大的利益集团。这两大集团的利益,如今因为习近平对内强硬和对外强硬的执政倾向,又进一步增强。(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