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北京當局的治疆政策亟需反思


2014.03.26

 

2011年1月,維族學者伊力哈木應執政高層的要求,撰寫了一篇《當前新疆民族問題的現狀及建議》,2013年10月修改,但尚未完稿,便於2014年1月在北京家中被捕。該文現在網上廣泛流傳。

筆者仔細讀了這篇文章,認為該文非常值得一讀。他談到了新疆問題的症結所在。這些症結包括:維族大學生就業率低於15%, 農村勞動力嚴重過剩,造成許多青年無事可做;新疆語被邊緣化;政府對傳統宗教的嚴格管控造成極大反彈,地下宗教和極端宗教因而盛行;民族隔膜加劇,造成巴勒斯坦化;維族干部和知識分子不被信任;建設兵團和維族人對立;在內地早已不見的階級鬥爭和專政思維,在新疆隨處可見;大漢族主義以維護國家統一和社會穩定的面目出現,無人敢有異議,否則就會被指責為民族分離主義,這在維吾爾社會激起了強烈的危機感和恐懼感,動搖了國家認同感 ……等等。

所有這些問題,處理不好,都有可能由日常積累的不滿,釀成嚴重的維漢矛盾、警民衝突,甚至流血事件。這是常識,用不著高深的知識和複雜的分析,就能判斷出來。但新疆政府已習慣性地把這些矛盾衝突及導致的暴力流血事件,統統歸咎於分裂分子、恐怖主義及境外敵對勢力。在反恐反分裂的幌子下,新疆政府非常有可能誇大民族暴力,以此來削弱維族人的正當利益訴求,同時掩飾他們治疆的無能,從中央政府獲得更多的經費。

中央政府現在的治疆政策是,一手軟一手硬。軟的是,加大民生投入力度,2013年,新疆民生支出2237億元,占新疆公共財政預算支出的73%;硬的是,加大反控力度。為了對付幾種勢力,中央已經批准新疆政府的要求,將2014年的反恐維穩經費預算翻一番。

然而,靠人民幣和槍杆子的治疆政策,並不能解決新疆問題。上述那些新疆問題,大多數不能用人民幣解決。而暴力治疆,只會把新疆問題推上惡性循環的境地。《紐約時報》中文網3月19日刊登一篇問卷調查,“中國民眾如何看待昆明暴恐事件及新疆問題”,其中一個結論是,中國民眾不認同暴力治疆。文章說,在是否應該使用暴力壓制來短期解決民族衝突的問題上,28%的受訪者非常認同,40%的受訪者則非常反對;長期內,73%的受訪者反對暴力壓制。53%的受訪者認為,理性溝通是最有效解決新疆問題的辦法之一,暴力治疆也許能帶來短期穩定,但必定不能持久。

新疆問題的嚴峻性,導致一些漢族學者主張取消民族自治,對此,伊力哈木認為,民族自治已經有名無實,如果再以反對分裂為名,取消民族自治,即“意味著把少數民族中越來越多的人,從絕望中推向了非理性的獨立。妨害和危及中國的統一與完整的,不是民族自治,而是取消民族自治。某種程度上,新疆反民族分裂問題,就是落實民族區域自治與民族分離主義的賽跑”。伊力哈木對新疆問題可能失控的焦慮,躍然紙上。

伊力哈木主張落實民族自治,認為這是解決問題的鑰匙。而這正是中國官方指責伊力哈木分裂國家的重要原因。這一點和達賴喇嘛要求中共落實承諾、主張西藏實施自治而被官方指責為分裂國家一樣。

那麼,要求落實民族自治,是不是就是分裂了國家呢?首先,伊力哈木是一個教書匠,無刀無槍,如何分裂國家?實際上,他既不認同新疆獨立,也反對以暴力解決民族衝突。像他這樣的一直以致力於溝通漢維兩族為己任的學者,被推到國家敵人的對立面上,是這個國家的恥辱。

其次,學術上的討論和不同意見的表達,不能等同實際上的罪行。中國安全官員說,伊力哈木通過講課和撰寫文章激化了矛盾衝突,這種說法就是明目張膽地公告天下,中國不允許講課自由、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再有,今天的政治氛圍,也形成了誰敢公開談論落實民族自治,誰就是在主張民族分裂。有網友指出,整個社會、媒體、知識界、學術界都對新疆暴恐事件的分析,都停留於表面文章,鮮見真正從深層次、根源上試圖釜底抽薪的思考。“主張民族分裂”的指控,應是造成這種局面的重要原因。這對理性探討新疆問題的出路,是非常有害的。

總之,暴力治疆並不能解決新疆的問題。這已經被胡錦濤治疆的失敗所證明了。如果習近平繼續這種政策,新疆的暴力流血事件將持續不斷,甚至進一步擴展到全國。那時,無論是維族人,還是漢人,都是輸家。(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