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處理占中,中央政府執政思維陳舊僵化


2014-10-15
Share
HK-Ocuppy620.jpg 香港市民自發搭建竹架防衛警方清場。 (林忌圖片, 2014年10月14日攝)
Photo: RFA

 

香港占中學運進入第三周,這將是關鍵的一周。有消息顯示,大陸政府要求占中在二十號以前結束,屆時,中共將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

在過去的幾周,中國政府大造輿論,稱占中是動亂,是英美運作的顏色革命,是挑戰中央,顛覆中國。這種做法,凸顯中央政府執政思維的陳舊僵化。

《人民日報》海外版10月10日發表文章“美國對‘顏色革命’為何樂此不疲?”該文在新華網、人民網、環球網廣泛轉載。文章稱,美國政府、非政府組織和輿論在占中問題上的處理手法和插手程度,很容易聯想到近年來發生的各種顏色革命背後的美國身影。文章還說,美國假借捍衛民主和人權之名,實則是維護自身的戰略利益和顛覆那些它認為不屈從國家的政府。

諷刺的是,美國總統奧巴馬一直試圖回避直接談及香港占中,唯恐給中共造成口實,但仍然逃脫不了中國對美國政府的指控。在香港占中問題上,奧巴馬面臨兩難,一方面,美國有自己要宣揚的原則和價值觀,因而對香港問題不能一直保持沉默。白宮派新聞秘書喬希•歐內斯特(Josh Earnest)向香港當局呼吁,要展現克制,並重申美國支持“候選人是出自真實的選擇,能夠代表人民和選民的意願”。國務卿約翰•克裡(John Kerry)也表示“殷切希望香港當局保持克制,尊重抗議者和平表達意見的權利”。這些說法已經相當謹慎,但仍然引發中國官員的憤怒,稱這是中國事務,外國無權干涉。

而另一方面,奧巴馬對香港占中的謹慎,又引發美國學者和專家的嚴厲批評。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沈大偉(David Shambaugh)說,“中國現在正經歷著自1989年以來最嚴厲的政治壓迫”,“從胡錦濤到習近平,形勢每況愈下,奧巴馬政府卻不公開談及”。

美國對占中表態的兩難處境,給中國制造了進一步批評占中和抨擊顏色革命的機會。李克強和汪洋近日訪問俄羅斯時特別強調,西方試圖在香港制造顏色革命。這種指控,相當誇大離譜,是中共上綱上線的思維慣性使然。習近平雖然主張社會治理創新,但對香港占中的處理上,毫無創新可言。而梁振英的說法,占中是“自發但失控的群眾運動”,都比中央靠點兒譜。

把衝突的原因推給敵對勢力和外部勢力,是中共的一貫做法。中共用這樣的手法轉移人們對占中學運要求真普選的關注。這種做法像極了25年前的六四。25年前,北京學生在胡耀邦去世後舉行自發的悼念胡耀邦的活動,一開始這些活動就被當時的總理李鵬定性為“階級敵人的破壞”,“矛頭對准黨和政府”,是“赤裸裸地向黨宣戰”。

而《人民日報》海外版10月11日文章稱占中是動亂,口氣也像極了25年前的“4.26”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那篇社論就是把當時的學運定性為“動亂”,最後當局出動武力血腥清場,導致市民和學生的大規模傷亡。

外界目前最關心的是,六四血腥鎮壓會不會在香港重演?北京政府聲稱已授權梁振英全權處理香港占中問題。但實際上,香港政府只是提線木偶,一些重大決策必須由背後的牽線人中央政府決定。

有幾個例子可以證明。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11日表示,擱置與學聯對話,自己都感到失望同無奈。顯然,這不是她的主意,也不應是梁振英的主意。再有,梁振英透露,中央政府改變今年8月有關香港政改的決定“可能性為零”,這種絕不妥協的強硬態度,應是中央政府設定的底線。還有,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女士11號稱,非法占中“背後一定有組織”,這是鸚鵡學舌,重複中央的“外國勢力支持占中”的論調。

真正的決策者是北京政府,而北京中央政府仍然以陳舊過時的敵對思維處理占中。因此,現在的最大懸念是:六四未染血的習近平,會不會在占中問題上染血?(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