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中國民營企業家為何加速移民?


2013-10-23
Share

 

最近幾個月,中國企業界發生了兩件關乎民營企業家命運的大事。一件是湖南湘西民營企業家曾成傑於2013年7月12日被長沙中級法院秘密處死,罪名是非法集資。另一件是風險投資企業家王功權於9月13日被刑拘,10月21日被正式批捕,理由是“擾亂公共場所秩序”。這兩件大事,在中國民營企業家中引發了持續的劇烈的震蕩。

《南方周末》7月18日對曾成傑之死有系列報道,詳細描述了其始末。湘西是個窮地方,2003年政府要建群藝館、圖書館、體育館,但沒有錢,曾成傑的公司中標,在政府的默許、支持、監督和協調下,向民間集資。當2008年金融風暴來襲,地方政府幡然變臉,民間集資一夜從“合法”變非法,群體事件爆發。曾成傑等近二十名民營企業家被捕,部分官員被免職。曾被關押不久,湘西政府就將其公司價值23.8億的資產以3.3億賤賣。曾被判處死刑,而後被高法核准並秘密執行。

曾成傑之死在民營企業家中,引起強烈震撼。這個案子告訴他們,習近平政府治下的司法制度在重官輕民、草菅人命方面,比上屆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個制度下,每一個民營企業家都有可能像曾成傑一樣,其人身權和財產權,會突然化為烏有。正如律師出身的民營企業家王瑛所言:“在曾成傑案後,民營企業沒有人還會認為自己是安全的”。

就在企業家們驚魂未定之際,王功權被抓。這在民企中,激起了極大的憤怒。王功權不僅是一個成功的民營企業家,更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公民企業家,他的理念和行動——支持和推動新公民運動、促進教育平權、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等代表了中國社會進步的民間力量,也代表了中國步向現代文明的真正希望。

王功權被刑拘後,有良知的學者和民營企業家一同發出“傷心之極、五內如焚”的聲音,呼吁當局依法治國,釋放王功權。學者陳子明、教授崔衛平、作家雪村、企業家劉蘇裡等人發出“無罪釋放王功權”的呼吁,幾乎是苦口婆心地指出,如為王功權治罪,後果非常嚴重。呼吁說:“無論當局試圖以何種刑事罪名加罪王功權先生,天下人皆知,這只是政治迫害。依此治國,則國無以治。強自為之,無疑將自己置於歷史審判席”。

但是10月21日王功權還是被正式批捕了。這表明,中共新領導人執意要與中國進步力量為敵。毫無疑問,中共之所以選擇王功權,還有許志永等下手,直接和習近平的“嚴打反動知識分子”有關,同時也和習主導的9號文件中斥責公民社會試圖瓦解中共執政基礎有關。在習近平的治國思維中,有獨立思想有影響力並批判一黨專制的學者應當嚴打,而有思想有良知有財力又有行動力的民營企業家更是中共恐懼的對像,因此更應嚴打。

這些嚴打舉措,令企業家們對習近平當局極端失望甚至絕望。如果說曾成傑之死吹響了民營企業家移民的號角,那麼王功權被批捕則將開啟他們大規模移民的閘門。一些一直堅守中國陣地、從未考慮海外移民的企業家們,現在開始認真考慮並有所行動了。

事實上,根據FT中文網公布的《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2)》,中國正在經歷第三次大規模的“海外移民潮”。報告稱,個人資產超過1億元的企業主中,有27%已移民,47%正在考慮移民;個人資產超過1000萬元的富人中,近60%已完成投資移民或有相關考慮,其中80%以上為民營企業家。

中國民營企業家攜資金出走,吃虧的當然是中國。這個道理,對於正在忙於提振經濟的習近平當局來說,再簡單不過。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當局應是做了一番計算的。他們寧願讓失望的民營企業家攜帶資金出走,拖拽中國經濟增長,也不能容忍兼具反動知識分子和反動商人之秉性的企業家們在他們的眼皮底下,說顛覆紅色江山的話,做顛覆紅色江山的事。維護紅色江山,無疑已經成為習近平政府壓倒一切的使命。

而對那些計劃離開或已經離開的民營企業家來說,他們誰又願離開這個生於斯長於斯成就了一番事業的地方?然而現在這塊地方除了沒有干淨的空氣,干淨的水,干淨的土壤之外,還沒有人身安全,沒有經濟安全,如果你做了有利於中國進步但不被黨所喜歡的事,你還沒有政治安全。在這種情況下,移民便是他們沒有選擇的選擇。只是,留下的要麼是無法出走的平頭百姓,要麼就是鐵下心來要為中國進步付出一切代價的王功權們了。(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