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從擴權、集權到極權看習近平核心地位的形成及走向


2013-11-20
Share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上周五問世。對這個兩萬字的東西,特別是兩個新機構國安委和改革協調小組的設立,人們眾說紛紜。他們贊同也罷,反對也罷,共識卻有一點,即,習近平通過三中全會擴權、集權,鞏固了他個人的權力基礎。

八十年代主張新權威/新威權主義的蕭功秦、吳稼祥和王滬寧,這一次對三中全會的看法也比較接近。他們認為,習近平擴權和集權,對改革有利。蕭功秦說,“習近平代表著中國新威權主義黃金時代的到來”,“現在集中權力很重要。這個時期需要一個強人,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吳稼祥認為,習近平通過三中全會集大權有利於改革,他對習的這種戰略持審慎樂觀態度。而王滬寧據稱可能會進入國安委,他顯然也主張集權。早在1995年,他在一次采訪中說,“沒有集中的權力,或是中央權力減弱,國家就會四分五裂,陷入混亂。強大的中央集權是在現代化過程中以較低代價實現穩定增長的一個基本保證”。

但另一些知識界人士,看到的卻是這枚硬幣的另一面。他們對集權的進一步發展表示擔憂。自由派知識分子陳子明、胡佳和夏業良等人擔心,國安委這個龐然大物將會成為“有中國特色的KGB加強版”。榮劍稱,這次三中全會產生的結果令他擔憂。他說,習近平掌握的國家經濟權力可能遠遠大於鄧小平所掌握的,國家資源幾乎與美國相當,“所以,如果他們利用得當,將會產生巨大的影響。但如果利用不當,則可能會帶來巨大的危害。”中國問題評論員林和立則感慨說,想不到習近平上任只有一年,就把已經千瘡百孔的中共體制進一步“異化”成一個不折不扣的獨裁者王國。

在我看來,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集權的確有其必要性,不集權不足以對抗利益集團對改革的抵制和抗拒,這是現實。但是集權過度又有可能濫權,這是習近平集權難以回避的悖論。實際上,習近平集權到底是為了對付利益集團,還是為了壓制社會不同意見,還是兩者兼而有之,現在並不明朗。已經明朗的是,目前習近平在壓制社會和網絡方面,已經有濫權傾向。

習近平的權勢除了得到三中全會的加持之外,還有一個外力加持。據明鏡新聞報道,江澤民准備正式確立習近平為中共第五代領導的核心地位。這本來是或遲或早的事。鄧小平早在1989年“六四”前後,就屢次談到黨的集體領導一定要有一個核心。當時,鄧小平廢去改革的左膀右臂胡耀邦和趙紫陽之後,生怕黨心不穩,才刻意封江澤民為核心,並要求全黨維護和忠於這個核心。他還說,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但後來,鄧小平又差點廢掉江澤民。

這個由鄧小平親自冊封又差點被他廢掉的江核心,始終沒有封他的繼任人胡錦濤為核心,現在卻要隔代封習近平為核心。江澤民如此做,是要給地下有知的陳雲一個交待,中共江山終於還給元老們的子弟兵了。

借三中全會的助力,加上江澤民的表態,習近平正式成為習核心,已是指日可待。相信官方媒體很快就會大張旗鼓地為此造勢。憑借三中全會賦予他的新權力,習近平作為強人領袖,無疑會如虎添翼。問題是,集權之後,習近平是不是就一定會像某些學者預測的那樣,先搞“黨主立憲”,再搞憲政民主?未必!

集權之後,習近平還有可能搞極權。在一個政黨,一個領袖,一個主義,甚至一個聲音的體制之下,特別是在權力不受約束,不被監督的情況下,集權進一步發展就會演變為極權。

極權有幾個特征。影響力最大的幾位極權主義學者波普爾、阿倫特、弗裡德裡希、布熱津斯基等對極權主義的共同認知是,極權國家通常以一黨執政、秘密警察、輿論控制、思想鉗制、大眾監控、以及國家恐怖主義等手段維持權力。從習近平一年的表現來看,極權是一個並不遙遠的可能。

事實上,知識界一些人士已經看到了這種可能的現實的危險。他們警告,習近平有可能已經執意要推進一種極權主義的新試驗。習近平究竟會不會真的在集權的路上越走越遠,以至於滑向極權,因而特別值得關注。(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