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胡习为何担忧亡党亡国?

胡锦涛在执政的最后两年,最担心亡党亡国。现在习近平上位了,胡的这份亡党亡国的焦虑,终于“击鼓传花”传到了习近平手中。

2013-01-23
Share

 

胡锦涛在十八大致开幕词时指出,“打击腐败和倡导政治诚信,这是人民极度担忧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如果我们不能处理好这个问题,它将证明是致命的。甚至亡党、亡国。我们必须做出不懈努力打击腐败。”

习近平刚一上台,在历次讲话中也屡次提到这个问题。他说,近年来,一些国家因长期积累的矛盾导致民怨载道、社会动荡、政权垮台,其中贪污腐败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近来中国发生的一系列违纪事件,性质非常恶劣,政治影响极坏,令人触目惊心,“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我们要警醒啊!”

不管是空话治国的胡锦涛,还是声称不会空话误国的习近平,这一次都说了大实话:中共的确面临亡党亡国的险境。胡习二人之所以公开表达这样的担忧,这首先是因为亡党亡国征兆已经出现。习近平口中的“一些国家因长期积累的矛盾导致民怨载道、社会动荡”正是中国的现实写照。而胡锦涛也承认,腐败严重和政治诚信缺失,对中共是致命的。如果不是局势严重,给自己执政十年定位为“黄金十年”的胡锦涛,决不会如此杞人忧天。

其次,胡习更担心的是,他们这些在台上的怕亡党亡国,台下的却未必买账。有迹像显示,和执政当局担心亡党亡国相反,一些利益集团不怕亡党亡国。他们继续用掠夺式的方式攫取社会财富,并顽固拒绝任何要求他们释出部分利益的改革,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已经安排好退路。学者雪珥借用“采矿式经济”一词,形容利益集团把权力当作采矿工具,到处挖洞,掏空资源后就扬长而去,绝不管后果如何。去年700多名中共官员出国不归,便是“采”完了“矿”,从早已安排好的退路平安撤退了。

除了利益集团,广大中低层官员也不怕亡党亡国。这类官员什么都不怕,谁都不怕,不怕党、不怕人民、不怕党纪国法、不怕公检法。这很像苏联垮台时权贵集团天不怕地不怕的状态。黄苇町先生关于苏共亡党的研究表明,苏联权贵集团不仅不怕亡党亡国,而且还非常欢迎亡党亡国,因为他们相信,党可以亡,国可以亡,权贵们的地位、利益和特权并不因为演变为资本主义而消亡,相反,演变使他们过去攫取的国家财富因为变成资本主义而完全合法化了。

其三,革命形势比人强,否认它阻止它,都无济于事。众所周知,中共高层、企业家和学者都在大谈特谈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如果说胡锦涛和习近平、李克强和王岐山都嗅到了革命的味道,自由派知识分子则看到了革命的硝烟,而发生革命的概率并没有因为胡习换届,习李关注民生、强势反腐而有所缓解。《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预言,三年内一定会发生革命,第五代领导人无法阻止。章立凡说,五年看改,十年看埋,新核心如果不能在第一任期内启动政改,以后也就不必启动了,只有等著最终被人民唾弃。孙立平则说,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中共要转型,唯一办法是与历史切割,越早切割、越主动越好,否则,少则5年、多则10年,国家将出事。野夫自认为是革命的预警者,在他看来,中国必然要发生一场光荣革命。

然而一些无视革命的味道和革命的硝烟的中共官员,继续以维稳的惯性思维,打压人心思变的网民们,打压主张宪政的《南方周末》们,打压敢说真话的伊能静们。这无疑是在催化革命的温床,甚至给习李帮倒忙。荣剑在他的近作《谁在制造党的敌人?》中,将广东中宣部长庹震斥作“开历史倒车”,代表了反改革反宪法的路线;他还说,像薄熙来、王立军和庹震这样的人,在台上的每一天都在为执政党制造敌人,如果不加控制的话,他们是执政党所奠定的制度的真正掘墓人。荣剑的这篇文章全文已被删除,只剩下片言只语。

总之,亡党亡国征兆已然出现,权贵集团和广大官员却满不在乎,而革命形势比人强。鉴于此,胡锦涛和习近平自然要担忧亡党亡国喽!(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