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習李反腐Vs.胡溫反腐

習近平剛一上任,便放出反腐重話,並接連推出反腐大動作。外界不少觀察家對其反腐語錄之精彩和反腐動作之迅速,大聲喝彩。此情此景,似曾相識。幾年前,胡溫執政當局也曾放出不少反腐重話,推出不少反腐大動作,也曾獲得外界的大聲喝彩,但結果怎樣呢?

2013-02-06
Share

2012年4月11日法新社圖片。北京中南海新華門外的警衛阻攔記者拍攝。(AFP PHOTO/Mark RALSTON)
2012年4月11日法新社圖片。北京中南海新華門外的警衛阻攔記者拍攝。(AFP PHOTO/Mark RALSTON)

前不久,胡錦濤和習近平都鄭重其事地發出警告,中共腐敗越演越烈,解決不好就會亡黨亡國。這等於是承認,過去幾年的中共反腐,是嚴重失敗的。為什麼會失敗?習李反腐會不會重蹈覆轍?為了回答這些問題,有必要對兩個執政當局的反腐思路、反腐制度和反腐舉措做個分析比較。

反腐思路之比較。
習李和胡溫一樣,都提出了在制度上機制上反貪治腐的思路。習近平1月22日在中紀委全會上強調,“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要“形成不敢腐的懲戒機制、不能腐的防範機制、不易腐的保障機制”,要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李克強公開點名中石油、中移動、中電信等涉貪腐問題,而紀委書記王岐山則表示,要堅持標本兼治,當前要以“治標”為主,為“治本”贏得時間。

習李王的反腐宣言,可謂鏗鏘有力,但胡錦濤首任內的反腐宣言,也是擲地有聲。2005年1月,胡錦濤在中紀委會議上,首次提出了從源頭反腐的思路,並在各種場合強調,反腐不僅要治標,更要治本,要“從源頭上不斷鏟除腐敗滋生蔓延的土壤”。溫家寶也屢次指出,權力過分集中又得不到制約,是腐敗的源頭。前紀委書記吳官正在多次講話中表明,要從源頭防腐,形成防止腐敗的有效機制,要制度管人。

反腐制度之比較。習近平剛一即位,就著手在反腐的制度建設上打擊腐敗。他成立了中央反腐領導小組,自任組長,王岐山任副組長。中紀委也就此擴張,委員比胡溫時代增加了3人,達130人,且全都具備反腐經驗。反腐機構更是疊床架屋,除了反腐領頭羊中紀委,還有反貪局、紀檢委、監察局、防腐局、信訪局等反貪防腐機構。此外,習近平去年就指示中紀委制定反腐規劃,即《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2013-2017年工作規劃》,預計今年上半年出台。

而胡溫在任內,也花了不少力氣建立反腐制度。2003年,胡溫上任不久,便建立了中央巡視制度,試圖形成一個自上而下的黨內垂直監督系統,即,中央監督省、省監督市、市監督縣,層層反腐,完善並加強黨內監督,嚴懲貪官污吏。2007年,反貪局成立。2008年,胡溫頒布了反腐的“一五”規劃,即《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2008-2012年工作規劃》,《規劃》提出,到2012年要建成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基本框架。

反腐大動作之比較。習李一上任就推出了反貪大動作,橫掃重慶、廣東、四川、山西、山東、安徽、河北、新疆等省市自治區的貪官;短短兩個月,已有20余人落馬,包括李春城、衣俊卿等幾名副部級干部。而2003年時,胡溫反腐新政使十三名省部級高官中箭落馬。其中包括貴州省委書記劉方仁,雲南省長李嘉廷,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後來,上海第一把手陳良宇也被拿下,北京、天津和其他各地涉貪的一把手們杯弓蛇影,人人自危。

從這三個方面的比較來看,當年胡溫的反腐思路,一點兒也不遜於今天習李的反腐思路;而兩任執政當局在反腐制度方面的建設也各有千秋,他們履新時的反貪舉措也都雷厲風行。但是,胡溫反腐為何失敗了?當年的中央巡視組組長任克禮曾說過,高層反腐的難點在於,“群眾監督鞭長莫及、輿論監督不便涉及、班子內部監督很難制約”。監督全面缺失,特別是民眾監督和輿論監督的嚴重缺失,是胡溫反腐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民眾監督和輿論監督,是保障制度反腐的必要條件,但這些必要條件,在胡溫任內,非但沒有進步,反而大幅倒退。

胡溫反腐失敗的教訓是,如果沒有民眾監督,沒有媒體監督,再完美的反腐思路,再嚴謹的反腐制度,再轟轟烈烈的反貪舉措,都會付之東流。胡溫反腐失敗的教訓還說明,如果習李反腐在民眾監督和輿論監督等方面沒有突破,可以肯定,他們一定會重蹈胡溫覆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