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重提政改,中共当局为何突然转向?

在过去的几年里,政治改革一直是中共当局试图回避的老大难问题。虽说温家宝十数次呼吁政改,但每一次都“泥牛入海无消息”。去年中共第二号人物吴邦国对外宣布“五个不搞”,更是郑重其事地堵塞了政治改革的任何可能。但是就在最近一个星期,事情突然起了变化。中国官方媒体和官方学者密集发文,大声鼓噪,呼吁政改。一时间,政改又成了时髦议题。

2012-02-29
Share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人民日报》1月23日发表的“宁要微词,不要危机”,文中被引用最多的是,改革有风险,但不改革党就会有危险;面对体制机制障碍,如果怕这怕那、趑趄不前,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极态度,甚至将问题矛盾击鼓传花,固然可以求得一时轻松、周全某些利益,但只能把问题拖延成历史问题,让危机跑在了改革前面,最终引发更多矛盾、酿成更大危机。

中国各大网站均以“人民日报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为题转载。紧跟著《环球时报》、《解放日报》等也发出“必须改革”的声音。号称中南海“第一智囊”王沪宁早年写的《“文革”反思与政治体制改革》一文,也被翻出热炒。而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在1月24日举办的记者会上,语带玄机地告诉说媒体,政治体制改革,“你们会看得到”。

这里最有趣的问题是,早已丧失改革愿望和改革动力、下定决心、绝不作为、抱著定时炸弹玩击鼓传花的胡锦涛当局为何突然转向?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与“向左转”的重庆模式因王立军事件而遭受重大挫折有关。但是依我之见,中共的突然转向有两个更深层的原因。

首先,胡锦涛的不作为在党内已经面临直接挑战。根据天则经济研究所举办的第443次双周讨论会李伟东的发言(见《新世纪新闻网》转载的“思潮-时局-未来”),刘源把他为张木生的《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写的17页序言,报给了胡锦涛,胡批示在中宣部的内参上传阅。由此可以肯定,刘源们的新民主主义的政策主张和思想主张,已经传到中共高层,而他们的类似于“改革有风险,但不改革党就会有危险”的对局势的判断,也应当一并传到了高层。

对中共目前面临的危险,胡锦涛并非不知情。他去年发表的七一讲话中关于四大危险的提法,就反映出他内心的焦虑。但从他采用的应付手段来看,他试图用加强社会控制、避免推出改革引发震荡,来渡过难关。他以为,如此这般就可以拖到把中共政权平安交给习近平的那一刻。可是刘源等太子党的直言,有可能包括即将接任的习近平的意见,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从现在起,到他转交政权的那一刻止,大的危机随时随地可能爆发,而拖延和不作为会使中共陷入危险境地。

另一个深层原因是,思想界和舆论界的官民对立和朝野分歧非常严重,而反映胡锦涛不作为的官方思想,因严重脱离中国现实,而受到民间思想的严峻挑战。就在中国民怨沸腾,革命之火似乎一触即发的危险关头(用张木生的话,中国又到了1989年),中国官方依然歌舞升平,忙著向全世界大唱中国模式之赞歌,甚至认为中国的崛起在2012将会变成某种现实。可是在非官方思想界,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对现在的中国局势忧心忡忡。李伟东和各派领军人物均有深入交谈。从他对中国的十种思潮的分析来看,左右思潮目前均有激烈化、极端化和情绪化的倾向,一些极端人物甚至开始采取极端行动。这说明中国局势正在变得越来越严峻。

在愈发严峻的局势下,根据李伟东的转述,张木生希望胡锦涛能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羊头挂住,保证现有政权不在2012年崩盘,等到换届后,下届领导人一定会重整山河。但是现在中共重祭改革大旗,说明连“稳”如泰山的胡锦涛也觉得这个“羊头”挂不住了,大维稳手段已经黔驴技穷了。胡锦涛及其团队和智囊即使再无能也算得过来这笔账,与其不小心弄丢了人家太子党的江山而备受人家的谴责,不如主动做点什么,但求缓解眼前危机,平安撑过十八大。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地呼吁改革、提倡改革、力挺改革的官方造势运动就突然出台了。这个造势运动在即将召开的“两会”上,还会形成高潮。但中共的突然转向,显然只是为了安抚党内,特别是安抚焦虑的、即将上台、但又担心随时会崩盘的太子党,也顺便安抚一下左派和右派的不满。因此,这次重提改革的结果,一定是只打雷不下雨,或者是雷声大雨点小。(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y)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