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胡溫當局的兩大難題

最近,我在網上讀了兩篇很有意思的文章。一篇是於建嶸去年12月在北京律師協會做的關於社會動蕩問題的演講,題目叫“守住社會穩定的底線”。另一篇是觀耘閑人在最新一期《動向》雜志刊載的文章,談的是黨內分化問題。在我看來,社會動蕩和黨內分化,正是胡溫當局目前面臨的兩大難題。

2010-03-31
Share

如果還有人懷疑中國目前是否正處於社會大動蕩之中,那就應該仔細讀一讀於建嶸的這篇演講。於建嶸,這位跑遍大江南北、被稱為“用腳做學問”的社會學家,以大量的第一手資料證明,中國存在著日益增多的群體性事件,這些事件涉及的地域、人群和問題都非常廣泛。

在演講中,於建嶸列舉了湖南、湖北、江西、四川的農民抗稅問題,廣東、浙江、江蘇、山東、河北的農民土地問題,湖南安源和遼寧通鋼的國有單位改制和拖欠工人工資問題,重慶和海南的出租車份子錢和工會問題,教師的工資問題,家庭教會的合法存在問題,市民的房屋拆遷問題等等。所有這些問題及其引發的維權、泄憤和騷亂事件,無不指向一個共同事實:中國實際上正處在全面大動蕩的邊緣。

中國能不能避免大動蕩呢?於建嶸對此專門詢問了一些退休和在職的中共高干,他們的回答是,中國的社會動蕩是不可避免的,但於建嶸本人對穩定還是抱有一些希望的。他說:“假如執政黨還想執政的話,假如這些執政的人還想對這個民族抱有責任的話,他就是要尋找到社會各種力量都能接受的底線,”當然,“假如不尋求這個底線,中國就會發生很大的動蕩”。

我很願意相信,中共這個執政黨還想對中華民族抱有責任,為了避免大動蕩,中共還願意與社會各種力量談判妥協,尋找各方都能接受的底線。但是中共現在的所作所為和大量證據顯示,這樣的責任和理性在胡溫執政團隊身上,似乎根本找不到。

當這個政權無所不用其極封鎖互聯網的時候,它根本不把三億網民的不滿放在眼裡。當中央巨無霸企業蠶食民營企業的地盤的時候,它根本不把民企的利益放在眼裡。當中共重判劉曉波、流放賀衛方、騷擾廖亦武的時候,它根本不把公共知識分子的批評放在眼裡。當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強硬聲稱,中國絕不搞多黨輪流執政時,它根本不把民主黨派的存在放在眼裡。

在這個政權的眼裡,惟一重要的東西就是中共的壟斷權力和中共的一統江山。當然,如果農民和工人真的鬧起來了,中共還是很害怕的,怕他們像當年幫助中共推翻國民黨一樣推翻今天的共產黨。於建嶸在演講中,提到2007年廣東汕頭發生了農民因為土地被賣而組織起來,查抄村干部和鄉干部家的事件,當時的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向中央彙報此事時說,省委經過調查研究,認為這些都是人民內部矛盾,即用人民幣可以解決問題的矛盾。

用“破財消災”的手段擺平社會衝突,是中共官員的一大發明。幾年前,農民抗稅事件在一些不發達地區十分普遍,後來中共取消了農民稅,緩解了農民因苛捐雜稅問題而引發的強烈不滿。最近,央企與民企搶食房地產大餅,抬升房地產價格,引發社會公憤,中央不得不發文喝令央企退出房地產領域,也是試圖用人民幣消解衝突,避免大的社會動蕩。

這是維穩成本迅速上升的一個原因,中共高層當然知道這一點。而中共內部的利益集團,無論是太子黨還是團派,都非常不情願讓出本來屬於本集團的利益,但是同挑戰權力、分享權力的社會壓力相比,這些利益集團寧願讓出一些蠅頭小利,以換取社會的穩定和中共政權的穩固。

換言之,中共可以讓利,卻絕不會分權。維護中共政權的穩定和壟斷是胡溫當局的底線。而中共黨內的各派政治力量,雖然不願意和民主黨派和其他社會力量分享權力,但是在黨內卻不得不與對手分享。

觀耘閑人稱,中共黨內正面臨嚴重分化的可能,分化的公開化只是遲早的事情,對此,筆者並無不同看法。不同的是,為了避免社會的即刻動蕩,胡錦濤一定會在黨內尋求妥協和統一,以避免黨內分化。守住中共黨天下,將是胡錦濤的最後使命。到了“十八大”,無論習近平和李克強誰出頭,都有可能是新的妥協的結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