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历史的伤口,永远都记得”--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一颗流弹打中我胸膛,霎那间往事涌在我的心上”,这是摇滚歌手崔健爲“六四”而作的“最后一枪”。20年了,只要一听到它,我就会感到胸在疼痛,心在流血。这样的痛彻心肺,并没有因爲时光的流逝而变淡变远。这是因爲天安门广场也流著我的血。

2009.05.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Tank_PLA305CAN.jpg 1989年,北京长安街上镇压学生民主运动的解放军坦克。
AFP

我的一位至亲死于“六四”大屠杀。六月三日晚,他坚持要去天安门广场见证民主运动的历史时刻,走到木樨地时,被两颗子弹射中,一颗是达姆弹。他在奄奄一息之际,被附近的义务救护员发现,他们用平板车把他送进北京复兴医院,后来因该院人满爲患,被转到其它医院,做了几次大手术,终因被达姆弹炸裂了的肝、胆、胃、肾和消化器官无法修复,两天后眼角挂著泪珠断了气。

像我亲人这种死于达姆弹枪伤的,在丁子霖寻访到的188名“六四”受难者名单中,共有13人,占7%。他们最大的42岁,最小的只有19岁。他们当中有6人是在天安门的西边复兴门、六部口、木樨地和五棵松遭到枪击的,1人是在东长安街中弹的,4人是在天安门广场的正南方前门和正义路中弹的。

达姆弹俗称“炸子”、“开花弹”,进入人体能爆炸,早在1899年就被海牙公约禁止使用。中共政权用它枪杀和平请愿的学生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开创了德国纳粹、北洋军阀、国民党政府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最残暴的政府都不敢开的先例。他们的残暴和残忍,在“六四”受难者名单中记录在案,铁证如山。

从13个死于达姆弹枪伤的案例来看,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第一,当时配备达姆弹的人民解放军遍布天安门广场的四面八方。他们从天安门的东面、西面和南面,向天安门广场包抄进逼,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解放军用他们的装著达姆弹的武器,向民衆开了枪,这就解释了爲什麽死于达姆弹枪伤的学生和市民会分布在天安门广场各个不同的方向。

第二,这些人民解放军来自不同的部队,在邓小平和中央军委的最高命令下同时开枪,从6月3日晚开始,一直到6月4日淩晨爲止。所有死于达姆弹枪伤的13人,都是在这个时间段遇难的。

第三,疯狂的人民解放军就像一架杀人机器,见人就杀,不管是年龄大还是年龄小的,不管是上班路过的还是驻足观望的,不管是抢救伤员的还是挥拳呼口号的,统统都杀。这反映在13个遇难者来自不同的行业,他们出现在天安门附近有不同的目的。

第四,人民解放军用他们手中握有的致命武器,向他们声言保护的人民--学生和市民的致命部位射杀。13人都是胸膛中弹,无一不肝胆俱裂,虽然后来被全力抢救,但无人侥幸存活。

中共用这种极爲残忍的武器,对学生和百姓犯下的令人发指、惨绝人寰的罪行,也被北京301医院军医蒋彦永所证实。20年前,蒋大夫和其他医生参与抢救受伤的学生和市民时发现,有人肝脏被打碎,肝内、肠道内留有大量的碎弹片,他们一看就知道,那是使用国际上禁用的武器而造成的创伤。他们当时还以爲是某个部队的头头在胡来。

岂止是某个部队的头头在胡来,胡来的是这个号称人民的子弟兵和指挥子弟兵的中共政权!1989年“六四”过去没多久,一位从北京来美国的朋友说,他看到政府内部文件,说至少死了2600人。如果按照13人占188人的7%来估算,被达姆弹射杀的学生和百姓可能就达180人。而始作俑者李鹏却还无耻地辩称,那是因爲没有橡皮子弹。

现在的中共政权更是变本加厉。他们杀了人,还要骚扰死难者的家属,逮捕和镇压“六四”良知。不仅如此,他们还用国家宣传机器,歪曲事实,颠倒黑白,迫使国人沈默、忘却,强迫他们漂白痛苦的记忆。

中共太肆无忌惮了!他们以爲有钱就可以收买天下,有权就可以欺瞒天下,有钱又有权就可以挟持天下。他们忘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屠杀人民的政权,总有一天会被历史清算,被人民审判。因爲,历史的伤口,人民“永远都记得,永远都记得……”。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