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為什麼中國變了,對“六四”的紀念不能變?

有不少人說,中國在變,中共政府在變,堅持紀念六四的人,也應該順應潮流變一變,不要老是緊抓“六四”不放。十九年來,中國的確變了,變成今天的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中共也變了,變得願意為汶川死去的平民百姓下半旗致哀。但是,今天進步了,是不是就可以忘記昨天的不進步?不是的!

2008.06.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K_candles.jpg
2005年,在香港維園紀念六四燭光晚會上的小女孩。
AFP


越是趨向文明的國家,越是趨向民主的政權,就越會對過去的不文明和不民主耿耿於懷,因為過去的不文明和不民主,是今天社會進步的絆腳石。不文明的政權,為過去犯下的野蠻罪惡,真誠地說一聲對不起,是告別野蠻,迎接文明的開始,是結束歷史噩夢,走向社會和解和國家強大的起點。現代文明的西方國家,都曾有過不文明的過去,而這些國家的領袖,都為他們的國家過去所犯下的罪惡,向現在的人民道歉。

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於2008年2月13日對兩百年來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澳洲土著及其後代真誠地說了“對不起”。加拿大總理哈珀於2006年6月22日向1923至1947年期間,政府實施排華法案一事,向加國華人正式道歉。美國國會於九十年代初,通過法案向二戰期間被拘留的日裔賠禮道歉。西德總理勃蘭特於1973年向二戰中被德國納粹迫害的波蘭猶太人下跪致歉。就連中共的老對手國民黨,也於2006年由主席馬英九為代表,向1947年“二二八”事件中死者的難屬鞠躬致歉。

中共在十九周年前,用坦克車和子母彈,血腥鎮壓了要求變革和進步的學生和市民。由此造成的歷史傷疤,至今仍在淌血。為了癒合歷史傷疤,促進社會和解,中共應當為“六四”血腥鎮壓鞠躬道歉。對於“六四”,中共有太多的應當說對不起的地方了。

中共以“支持動亂、分裂黨”的罪名,把自己的總書記趙紫陽軟禁了十六年,一直軟禁到死,罪名是趙紫陽不讚成用武力鎮壓和平示威的學生,主張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中共此舉已經嚴重違反了黨章和國法,難道不應該向死去的趙紫陽和他的家人說聲對不起?

中共以泄露國家機密罪,把反對鄧小平用武力鎮壓學生運動,支持趙紫陽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的鮑彤叛了七年監禁和一年軟禁。後來中共查了許久,也沒有查出任何証據可以証明鮑彤向任何人泄露過什麼國家秘密,難道不應該向鮑彤說聲對不起?

中共把大批優秀的、反對武力鎮壓的人才趕出中國,使他們在海外貧病交加,有家不能回,有親不能依,中共難道不應該向這些客死他鄉的孤魂說聲對不起?中共在鎮壓中殺害了數千名青年學子,致使他們孤苦伶仃的老母親,空流了十九年的眼淚。中共難道不該向這些仍然在流淚的母親們說聲對不起?

說一聲“對不起”,中共會失去什麼,得到什麼呢?5月19日,中共向5.12汶川大地震罹難者下半旗致哀,失去的是權力的傲慢,得到的是民心的靠攏,和海內外的讚同。說一聲“對不起”,是中共與普世價值接軌,告別野蠻,走向文明的的開始。

中國在變,在進步,但是今天進步了,不能忘記昨天的不進步。更何況中國今天的進步,隨時面臨退步的挑戰。不是嗎?在地震中喪失子女的母親,還未獲得自己申訴的權利,就遭到打壓。公民意識剛剛復蘇,就受到限制。新聞媒體剛剛品嘗一點自由,就又被套上枷鎖。中國的進步和退步,就是這樣拉鋸著,此消彼長著。而無論是促進中國的進步,還是防止中國的退步,“六四”都不能忘!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