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李鵬在關鍵時刻起了哪些關鍵作用?——兼談《李鵬六四日記》

一部即將正式出版、目前仍不知是真實是假的《李鵬六四日記》最近鬧得沸沸揚揚。五、六年前,李鵬就鬧過一次日記事件。那本叫《關鍵時刻》的東西,在中南海內部傳閱之後,被當政的人槍斃了。對此,有不少人為李鵬沒有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鳴不平。但是在我看來,這裡的要害並不是居然連前總理李鵬都沒有的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問題,也不是李鵬是否在垂暮之年突然爆發了一定要把六四真相告知後人的衝動,而是李鵬在大限到來之際,使盡渾身解數,試圖撇清“北京屠夫”、“六四劊子手”的責任。

2010.06.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關於這本日記的真偽問題,我想,如果它是假的,它有可能並不在乎在日記中如何記載李鵬的作用。如果是真的,它一定會非常非常在意當年李鵬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說過什麼話,而這些時間地點和說過的話會讓世人得出以下印像:李鵬對六四血案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為了達到撇清“北京屠夫”、“六四劊子手”責任的目的,這本日記一定會對李鵬在六四的作用避重就輕。這應當是真實的李鵬想要出版真實日記的真實邏輯。

讀完之後,果然不出所料,魔鬼都在細節裡!如果有心人仔細對照《六四日記》、趙紫陽的《改革歷程》和《中國“六四”真相》,就會發現,在這本日記中,那些幾乎人人皆知的、李鵬在關鍵時刻起的關鍵作用,都被做了手腳。

比如,4月23日,李鵬說,楊尚昆鼓勵他去見鄧小平,向鄧彙報學潮情況。而《真相》則說,李主動向楊提出,要楊帶他去見鄧。看起來這只一個細枝末節,但真正在乎這個細節的,應當只有李。我曾說過,《真相》一書掩飾了對楊尚昆不利的證據,但這本由楊的友人和親人提供的原稿,絕無理由替李鵬掩飾。

不管李鵬是主動見鄧還是被動見鄧,如果說這只是一個細枝末節,那麼4月25日向鄧小平作彙報就是李鵬的關鍵時刻。

李鵬的日記說:“4月25日10時,去小平同志處。我和尚昆去的。他聽完我們簡單彙報後,講了一篇話。他確定當前是一場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動亂,必須態度鮮明盡快地加以制止”。

為何鄧小平會得出那樣嚴重的結論?李鵬們都彙報了些什麼?《日記》只字未提。但根據《改革歷程》和《中國“六四”真相》,我們知道,早在4月24日,李鵬在其主持的常委會上就把學潮定性為“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政治鬥爭了。而李在4月25日去鄧小平家就是彙報這個結論的。

那一天,李鵬代表政治局常委向鄧小平作的彙報,有以下幾個要點:第一,學潮中的一些口號和大字報公開反黨反社會主義;第二,矛頭直接對准以鄧為首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第三,要求政府下台,實行普選,修改憲法,開放黨禁報禁,取消反革命罪;第四,北京、天津出現非法學生組織;第五,非法組織背後有人指使;第六,北京發生衝擊新華門事件,長沙、西安出現打砸搶燒事件,武漢發生堵塞長江大橋和京廣大動脈事件。

根據《真相》提供的會議記錄,鄧小平在李鵬們彙報完畢,第一句話說的便是:“我完全贊同中央常委的決定。這不是一般的學潮。”這樣一番牽涉李鵬責任的話,也在李鵬日記長篇引用的鄧小平講話中消失了。在鄧小平拍板定性後,李鵬又要求胡啟立根據鄧小平的講話組織一篇人民日報社論。這就是臭名昭著的、最終引發六四血案的“4.26”社論。

毫無疑問,李鵬對六四血案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笑的是,這位才智及能力都極為平庸的前總理竟然以為,出版一本日記,就像跳進黃河,就可以洗刷自己在六四血案中的責任了,這不是痴人說夢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