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江泽民垂帘听政可以休矣

最近,关于江泽民去世的消息,在海内外传得沸沸扬扬。中国新华社和中联部煞有介事地辟了一番谣,传出消息的香港亚视也煞有介事地作了一番检讨。其实,不管江泽民生也罢,死也罢,凭他目前的状况,再想垂帘听政,恐怕已经难于上青天了。
2011-07-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江泽民是在2003年交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2005年交出军委主席的桂冠的。从2005年起,江就是一个自诩“无官一身轻”的布衣了,但这位“布衣”先生并没有退出政治舞台,他在中共政治帷幕背后,照样发号施令。这在北京圈内人中,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众所周知,江泽民主导了十八大最高领导层的变动。习近平这匹黑马突然杀进了中共总书记候选人的高位,便是江最成功的“听政”功绩。《大事件》上有一篇叫“习近平并未得到江泽民特别眷顾”的文章,实际上告诉读者的是,如果没有江泽民的特别眷顾,习近平是不可能在几个月之内,从上海市委书记,突然跃升为十七大上的中共头号接班人的。

此外,江泽民在主导其他中共高层人事变动方面,也是颇有“听政”业绩的。北京圈内盛传,江“布衣”对中央省部级以上的干部和军内高层干部的提升与任命,经常亲力亲为,有的甚至亲自面谈。现在在中央高层和军委高层官员中,江氏人马数不胜数,便是明证。他们当中有的是江在位时提拔的,有的是江下位后提拔的。

还有,江泽民对温家宝经常对党“说三道四”,也经常表达不满,有时甚至主导对温家宝的批判。去年八月,温家宝在深圳大谈特谈政治改革,之后遭到《人民日报》署名郑清源的连续五篇檄文式的讨伐,据称,背后就有江泽民的身影。今年5月,《人民日报》刊出“党纪不允许党员在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一文,江恐怕也有干系。

再有,江泽民对中国和北朝鲜的关系,也经常表达“听政”意见。5月22日金正日乘专列南下扬州,专程拜访大病初愈的江泽民,其目的,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是为了得到中国方面对于金正日三儿子金正恩世袭的承认,金认为有必要先获得江泽民的协助,然后再去北京见胡锦涛,确认同江的会面结果。显然,在金正日的眼中,中国真正的一把手,是江而不是胡。

江泽民如此垂帘听政,却不同于邓小平的垂帘听政。邓小平在89年5月学生运动期间,因赵紫阳向访问中国的戈尔巴乔夫透露,邓仍然是中共党内最终决策人,而大光其火。那时的邓即无总书记之权,也无国家主席之权,却能通过垂帘听政,控制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议,公开把总书记赵紫阳搞下台。如此专权揽权,却不愿意让别人说他专权揽权,说明邓小平还有顾忌。这个顾忌反映在邓小平于89年11月正式辞去军委主席,并提名江泽民为军委主席时说的一番话上。他说“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

而江泽民的垂帘听政,似乎并不在乎别人对他专权揽权的指责。究其原因,是因为江没有邓那样的强人资本,但江一心想要成为邓那样的政治强人,因而他和他的人马要经常有意无意地向外界炫耀:江泽民仍然主导中国政局。诡异的是,胡锦涛的人也有意无意地对外显示,江仍然幕后干政,而这才是造成胡锦涛当局想作为而无法作为的根本原因。

垂帘听政是专制政治的产物。中共说自己的领导人终身制被废除了,似乎已经进化到了现代政治体制,但不管是邓小平的垂帘听政,还是江泽民的垂帘听政,都说明中共体制仍然没有摆脱领导人终身制。今天,我们说江泽民垂帘听政可以休矣,是为了向未来任何意欲效仿江垂帘听政的中共领导人大喝一声,垂帘听政必须休矣!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