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用專制手段結束專制--紀念蔣經國解嚴25周年

7月15日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25年前的這一天,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下達解嚴令,解除在台灣實施了長達38年的戒嚴,隨後開放黨禁,開放報禁,從此開啟了台灣民主憲政的大門。今天回顧那個歷史時刻,對正處在十字路口的中國大陸,有特殊的現實意義。而蔣經國從獨裁者蛻變為民主的“開閘者”,也為中共下一代領導人提供了重要的借鏡作用。

2012-07-25
Share

 

蔣經國解嚴和台灣經驗對大陸的啟示,至少有以下幾點:第一,西方能實施民主,東方同樣能實施民主。台灣經驗證明,那種所謂“中國人不適合西方民主”的說法是荒誕的、毫無根據的。關於這一點,除了中共官方和一些素來為官方塗脂抹粉、吹喇叭抬轎子的無良文人和左派人士之外,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都認同。《環球時報》今年3月罕見地公布了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在1000余名受訪者中,63%的人希望中國實行西方式民主。

第二,用獨裁結束獨裁,用專制結束專制,是成本最低的一種制度轉型方式。然而,站在權力的頂峰,願意放棄權力並結束專制的獨裁者,在人類歷史上少之又少。因此,蔣經國先生的身體力行“我知道自己是獨裁者,但我會以專制手段來結束專制制度”,對當今世界的獨裁者,便具有極為重大的意義,對中國大陸的專制政權,更是一面特殊的鏡子。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魏城在他的文章“蔣經國:台灣民主‘開閘者’”中指出,24年前蔣經國在彌留之際強撐病體、開閘放水之舉,不僅為國民黨避免了一場滅頂之災、為台灣避免了一場決堤革命、為華人社會創立了一個和平民主過渡的先例,也為全世界的獨裁者留出了一個體面退讓的後路。中共目前面臨的執政危機同解嚴前的台灣極為相似。中共若想避免“滅頂之災”和“決堤革命”,除了采取“以專制結束專制”的舉措,難道還有其他的“體面退讓”的選擇嗎?

第三,終結獨裁的獨裁者個人特質很重要。首先他必須順應歷史潮流。蔣經國開放黨禁和報禁便是順應潮流之舉。1986年9月30日,反對派人士在圓山飯店宣布成立民進黨,國民黨保守派聞之色變,主張取締該黨,並逮捕相關人員,但蔣經國不同意,他說:“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因應這些變遷,執政黨必須以新的觀念、新的做法,在民主憲政的基礎上,推動革新措施。唯有如此,才能與時代潮流相結合,才能和民眾永遠在一起。”

此外,他必須破除老子打天下兒子坐天下、永遠執政的江山意識。蔣經國在決定開放黨禁報禁時,就已經意識到,一定會遭到黨內一些勢力的抵制,一定會有人擔心此舉會導致天下大亂,擔心會丟掉政權,會就此亡黨。黨內大佬沈昌煥就曾警告蔣經國:“你這樣做,國民黨將來可能失去政權的!”蔣經國坦然回答:“世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

魏城指出這樣一個悖論:蔣經國是個看起來集金正日、貝利亞、蘇哈托於一身的蔣家第二代獨裁者,但卻在臨終前不久打開了台灣民主化進程的“閘門”。為什麼?

原因很復雜。蔣經國解嚴既不是簡單的“被迫解嚴”,也並非是他先天便有民主DNA。人稱“草根才子”的杜君立在共識網載文“作為歷史終結者的蔣經國”,文中談到的幾個因素,錯綜復雜,相互作用,方交織出這樣一個結果。這幾個因素是:國際民主潮流的影響、“江南事件”發生後美國的壓力、台灣經濟發展的推動和美麗島事件等民間運動的持續抗爭、長期形成的威權高壓,還有中國改革開放的衝擊,等等。

但是杜文說“有一點不能否認,那就是蔣經國個人主觀上的誠意和努力。他的胸懷、眼光和氣度,他身上強烈的歷史使命感和責任感,所給予他的重新創造歷史的勇氣。”從獨裁者蛻變為民主的“開閘者”,蔣經國成就了中華民族第一番民主偉業,而這番偉業反過來成就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真正的政治家。

比照蔣經國的“‘以獨裁結束獨裁’,大行民主於民國”,大陸人大聲喝問,大陸的明天在哪兒?大陸的蔣經國在哪兒?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