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温家宝的无奈

9月28日,CNN国际事务专家萨卡利亚(Fareed Zakaria)采访了在美国出席联大会议的温家宝。萨卡利亚一开场便说,温同中国现任领导人不同,他更像一个美国政治家。的确,在中国领导人中,温家宝是一个异数。他喜欢仰望天空,喜欢流泪,喜欢行吟做诗,在很多场合,还喜欢说一些心里话。他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就向海外华人媒体推心置腹,也向CNN说了不少心里话。

2008.10.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WEN_UN2008 2008年9月25日,温家寳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
AFP

有人问温家宝,在位期间希望留下什么,温家宝却谈到了死,谈到了死后人们如何看他。对此,有网友不无嘲讽地说,三鹿毒奶粉让出席联大的温家宝非常丢脸,连死的心都有了。其实,温家宝想说的是,历史上一些赫赫有名的人物死后就像青烟一样消失了,而他不想像青烟一样消逝,他想为这个世界留点儿什么。他想留两项精神遗产:一是勇于面对任何灾难,二是公而无私、一心为民。

温家宝的愿望听来并不宏大,不像那种能在青史上留大名的宏愿。但这点平实的愿望,却很可能是温家宝能留下的唯一的政治遗产。温在灾难面前,在清廉和亲民方面,早就有口皆碑。而实际上,温在仕途上能更上一层楼,就是与灾难连在一起的。

据《温家宝》的作者披露,1997年温在武汉抗击特大洪水时,表现出来的与武汉共存亡的意志、魄力和决策力,是江泽民和朱熔基选他做总理的一个原因。至于温家宝喜欢表演亲民秀,不少人批评是虚情假意。其实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温家宝的亲民面孔,配合胡锦涛的亲民策略,早就成为中共维持其政权合法性,拯救中共腐败形象的不可缺少的面子工程了。

但是温家宝向外界披露他的愿望,却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当年作为“胡温新政”的鼎足人物,在蹉跎了几年之后,如今仍然无法为后人留下“新政”的政治遗产。而那些他在美国畅谈的民主选举、司法独立和新闻监督,那些真正可以青史留名的宏大主题,似乎离中国仍然很远。即便在25年之内,他都无法预见中国是否能实行包括两党制在内的民主政治。这等于是告诉外界:中共迄今为止并没有政治改革的时间表。由此,温家宝恐怕已经看到了他自己在历史上的位置:一心报国却碌碌无为,有意改革体制却对体制改革无可奈何。

不是吗?中宣部封杀他的关于政改的声音,他却对中宣部无可奈何。中宣部对他向海外华人和CNN说的心里话,非常感冒,命令媒体不要报道温家宝在美国谈到的有关政改的敏感问题。对于被封杀,温应当不会感到奇怪,而且早有准备。所以他在美国谈民主时,就没有刻意地为民主冠上社会主义的头衔。

温家宝是政府第一把手,却对政治局的同僚们无可奈何。据报道,温家宝是汶川地震发生前,在政治局会议中,唯一赞成通知民众的政治局常委。但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中共现在是集体领导,少数服从多数。汶川地震是这样,那毒奶事件呢?人们有理由怀疑,奥运前对是否披露这件大丑闻,温家宝也是不幸而孤独的少数。

温家宝自律甚严,却对自己的家人无可奈何。他的珠宝商太太和握有大量平安保险基金的儿子,近几年成了众矢之的。据说为了避嫌,温家宝要夫人辞去与珠宝业有关的商业职务。为了证实这则消息,有网友用google搜索关于他夫人的一些信息,但显示出来的却是:“根据当地的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温家宝对贪腐和权贵勾结深恶痛绝,却对贪腐和权贵勾结的源头中共体制无可奈何。他能够奈何的或许只有他自己。一袭旧衣,两只破屡,在天灾的肆孽面前,东奔西跑,在人民的苦难面前,空流眼泪。如果他是一个美国政治家,他或许能把他的奔跑和疾呼变成法令,让天灾和人祸不再荼毒百姓。但在中国,他除了洁身自好,清廉勤勉之外,剩下的恐怕就是无奈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