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胡錦濤的苦衷

在全球金融業一片愁雲慘霧之中,20國金融峰會(G20)於15日在華盛頓召開。不到一個星期,21國亞太峰會(APEC)又在秘魯召開。搶救金融是這兩次會議的重頭戲,胡錦濤是兩次會議中最風光的領袖。為了參加G20高峰會,胡錦濤準備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大禮單:4萬億元人民幣的救市計劃。該計劃剛一公布,立刻在全球引起爆炸效應。

2008-11-25
Share

全球驚嘆的不僅是中國救市的大手筆,還有其雄厚資本,近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和3萬多億人民幣的居民儲蓄。在目前流動性資金極度短缺的西方來看,握有如此雄厚資本的國家,幾乎就等於握有主導世界的王牌。因此,很多好聽的高帽子就毫不吝嗇地贈給了胡錦濤:什麼新王者的降臨,什麼救世主啦等等。

出席會議的胡錦濤因而獲得了意外的斬獲。據報道,為了促中國積極參與救市,法國和德國在西藏問題上對中國作了讓步,西方媒體罕見地稱中國為盟友,歐盟主動要求減少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投票權,給中國留出空間。而在G20會上,布什把最重要的座位留給美國最大的債權國中國,以示禮遇。

對於資金充足,雄心勃勃的中國來說,這個對西方百年一遇的危機,意味著百年難遇的機會。有不少智囊和高參為胡錦濤出謀劃策,促胡利用這一個機會,一石兩鳥,雙管齊下,即救自己也救世界。他們建議,中共應借鑒美國二戰後對歐洲大筆投資獲得主導世界地位的經驗,增加國際金融機構投資,援助美國,投資南美、東歐和非洲國家,為自己奠定世界主導地位。

一直伺機崛起的中國,焉能放棄這個百年難遇的大好機會?可是胡錦濤讓期待救援的西方國家和他的高參們失望了。胡錦濤一向謹慎,這一次似乎更謹慎了。不管是西方的高帽子,還是高參的慫恿,胡錦濤一概以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對世界的貢獻來對應。有人說胡錦濤太謹慎,太短見,喪失了中國出頭的歷史時機。

其實,胡錦濤放棄百年難遇的歷史機會,恐怕有其難言的苦衷。因為這一次掙足了面子的胡錦濤,正面臨著嚴重的“裡子”問題。首先,他的大禮單4萬億從何而來呢?這四萬億讓局外人聽起來很嚇人,而局中人卻不客氣地指出,這是一種誤導,一種忽悠。據說,將有1萬億來自中央財政,其他75%如何落實?沒人知道。

其次,中國制造業的倒閉和失業癒演癒烈。胡在G20會上說,“自九月以來,隨著金融危機擴散和蔓延,中國經濟發展遇到的困難日益顯現”。這顯然是大實話。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從雙緊驟然調到雙鬆,就說明經濟問題十分嚴重。在長江和珠江三角洲,大量鞋廠、衣廠、玩具廠倒閉和失業已成風潮。國家發改委中小企業司說,光今年上半年就有6。7萬家中小企業倒閉,下半年的倒閉更為嚴重。

再次,國內民怨沸騰,已是烽火連天。就在胡錦濤享受西方禮遇之際,中國後院連續發生“起火”事件。11月16日,廣州汕頭、潮州和雲南大理的出租車司機,因高油價和高提成發生集體罷運。11月17日,湖南新化縣1000多名中小學教師,因工資和補貼過低,進行了罷教抗議。同一天,甘肅隴南數萬人抗議無理拆遷遭到鎮壓。11月19日,北京數千人因傳銷案和拆遷案,進行抗議示威。

這些此起彼伏的事件讓人聯想起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Chris Patten)最近接受BBC採訪時說的話。他不認為中國的“專制、非自由、重商主義”模式能脫穎而出,因為這種模式缺乏民主所能提供的,用於困難時期的“安全閥”。這個安全閥就是布什在APEC演講中提到的自由人民和彭定康所提的自由政治。

自由人民和自由政治是一個社會免於激烈動盪的安全閥。沒有這個安全閥,不管是虛偽的“和諧”,還是嚴厲的鎮壓,都無法緩和中國目前尖銳的兩極分化和官民對立。正如大陸某學者所說,中共因拒絕民主改革,正在一點一點喪失控制社會的能力,中國內亂的臨界點正在逼近。能否避免內亂的發生,恐怕不久就會出現在胡錦濤和政治局常委的議事日程上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