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胡锦涛的苦衷

在全球金融业一片愁云惨雾之中,20国金融峰会(G20)于15日在华盛顿召开。不到一个星期,21国亚太峰会(APEC)又在秘鲁召开。抢救金融是这两次会议的重头戏,胡锦涛是两次会议中最风光的领袖。为了参加G20高峰会,胡锦涛准备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礼单:4万亿元人民币的救市计划。该计划刚一公布,立刻在全球引起爆炸效应。

2008-11-25
Share

全球惊叹的不仅是中国救市的大手笔,还有其雄厚资本,近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3万多亿人民币的居民储蓄。在目前流动性资金极度短缺的西方来看,握有如此雄厚资本的国家,几乎就等于握有主导世界的王牌。因此,很多好听的高帽子就毫不吝啬地赠给了胡锦涛:什么新王者的降临,什么救世主啦等等。

出席会议的胡锦涛因而获得了意外的斩获。据报道,为了促中国积极参与救市,法国和德国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作了让步,西方媒体罕见地称中国为盟友,欧盟主动要求减少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投票权,给中国留出空间。而在G20会上,布什把最重要的座位留给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以示礼遇。

对于资金充足,雄心勃勃的中国来说,这个对西方百年一遇的危机,意味著百年难遇的机会。有不少智囊和高参为胡锦涛出谋划策,促胡利用这一个机会,一石两鸟,双管齐下,即救自己也救世界。他们建议,中共应借鉴美国二战后对欧洲大笔投资获得主导世界地位的经验,增加国际金融机构投资,援助美国,投资南美、东欧和非洲国家,为自己奠定世界主导地位。

一直伺机崛起的中国,焉能放弃这个百年难遇的大好机会?可是胡锦涛让期待救援的西方国家和他的高参们失望了。胡锦涛一向谨慎,这一次似乎更谨慎了。不管是西方的高帽子,还是高参的怂恿,胡锦涛一概以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对世界的贡献来对应。有人说胡锦涛太谨慎,太短见,丧失了中国出头的历史时机。

其实,胡锦涛放弃百年难遇的历史机会,恐怕有其难言的苦衷。因为这一次挣足了面子的胡锦涛,正面临著严重的“里子”问题。首先,他的大礼单4万亿从何而来呢?这四万亿让局外人听起来很吓人,而局中人却不客气地指出,这是一种误导,一种忽悠。据说,将有1万亿来自中央财政,其他75%如何落实?没人知道。

其次,中国制造业的倒闭和失业愈演愈烈。胡在G20会上说,“自九月以来,随著金融危机扩散和蔓延,中国经济发展遇到的困难日益显现”。这显然是大实话。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从双紧骤然调到双松,就说明经济问题十分严重。在长江和珠江三角洲,大量鞋厂、衣厂、玩具厂倒闭和失业已成风潮。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司说,光今年上半年就有6。7万家中小企业倒闭,下半年的倒闭更为严重。

再次,国内民怨沸腾,已是烽火连天。就在胡锦涛享受西方礼遇之际,中国后院连续发生“起火”事件。11月16日,广州汕头、潮州和云南大理的出租车司机,因高油价和高提成发生集体罢运。11月17日,湖南新化县1000多名中小学教师,因工资和补贴过低,进行了罢教抗议。同一天,甘肃陇南数万人抗议无理拆迁遭到镇压。11月19日,北京数千人因传销案和拆迁案,进行抗议示威。

这些此起彼伏的事件让人联想起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最近接受BBC采访时说的话。他不认为中国的“专制、非自由、重商主义”模式能脱颖而出,因为这种模式缺乏民主所能提供的,用于困难时期的“安全阀”。这个安全阀就是布什在APEC演讲中提到的自由人民和彭定康所提的自由政治。

自由人民和自由政治是一个社会免于激烈动荡的安全阀。没有这个安全阀,不管是虚伪的“和谐”,还是严厉的镇压,都无法缓和中国目前尖锐的两极分化和官民对立。正如大陆某学者所说,中共因拒绝民主改革,正在一点一点丧失控制社会的能力,中国内乱的临界点正在逼近。能否避免内乱的发生,恐怕不久就会出现在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的议事日程上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