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关于中国盛世的政治寓言

香港作家陈冠中的小说《盛世——中国,2013年》和美国未来学家奈斯比的《中国大趋势》最近引起热议。这两部预测中国未来的大作,据说也吸引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眼球。他在访华之前曾找手下拜读过。

2009.12.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我也被吸引了,特别是被《盛世》吸引。原因是,这是小说,却相当写实;这是寓言,却相当现实。《盛世》写道,到了2011年,美国因为滞胀问题难以自拔,再次陷入经济危机。只有中国独善其身,成为唯一的赢家,并从2013年起,正式进入盛世。中国人从此人人都觉得很幸福,很满足,对于那些叫人不快的事儿,差不多都患了健忘症,进入了集体失忆黑洞,而稍微明白一点儿地进入了精神病医院。

这样一个在2013年会出现的盛世寓言,简直就是中国的现实!一些网友对此感到相当震惊,他们说,冠中兄的小说几乎触到他们最近一年所作分析的内核。对于为何中国人感到很幸福,小说给了很现实的解答。

首先,异议知识分子都不见了。丰衣足食让爱提意见的知识分子们忘记了原来的批判职责,他们全被聪明的政府收买了。在政府圆滑、熟练而又严厉的控制下,政治改革没人提了,自由派阵地消失了,言论空间没有了,《南方周末》不见了,万圣书园也关门大吉了。小说中的学者和知识分子日子活得很幸福,除了方草地和小希两个人之外,没有人还愿意整天和政府过不去了。

这让我联想起一年前我同北京的经济学家朋友谈起《零八宪章》。我问,为何参与《宪章》首批签名的只有茅于轼一位经济学家,那些向来有主见的经济学家们都到哪里去了?他的回答是,当官的当官,下海的下海;当官的不愿签名,下海的不敢签名,无论当官还是下海,日子都过得不错,谁还愿意为自己找麻烦呢?《盛世》说的正是这种现像:大家既然都过得很幸福,何必还整天和政府过不去呢?

其次,一党专政统一了所有矛盾,身段柔软,管制强硬。共产党有时就像不出爪的猫一样温顺,可是人们永远不知道它何时出爪,对谁出爪。当中共想要不折腾的时候,就会处处让人民感受到国家对人民的照顾,人民就会产生一种幸福感。当中共想要实行严打的时候,国家机器可以不经人民授权对人民实行专政。中共对媒体、对网络、对知识分子的管制,都是软手段硬管制,严防死守,相当有效。

新盛世主义的十项国策更是令人叫绝,它可以把一党统治中的所有政治、经济、社会矛盾全都统一起来,包括:一党领导的民主专政;稳定第一的依法治国;执政为民的威权政府;国家调控的市场经济;央企主导的公平竞争;中国特色的科学发展;以我为主的和谐外交;单民族主权的多族群共和;后西方后普世的主体思想和中华文明举世无双的民族复兴。

再有,所有批评中共的外国人都不见了,以至于中国人都觉得,眼前的中国真的很棒。但凡还有一点良知的、经常批评中国政府的外国专家学者都进不了中国,进得了中国的就是像奈斯比那样的、做梦都想著天上会掉下来“生命中最宝贵的一次机会。”为了这样的机会,有人不惜把灵魂借给魔鬼。

当然,奈斯比相信这个机会是上帝给的。他到中国几百次,寻寻觅觅,生怕自己错过这个机会。终于在十三年前,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成了他的上帝,给了他机会。那是1996年,台海关系紧张,他俩在谈话中提到台湾话题时,奈斯比特说:“台湾是个小故事,但它讲得很好。大陆有个大故事,可惜讲得很糟。”江说:“你为什么不来讲这个故事呢?”

就这样,江泽民成就了奈斯比。奈斯比当然不会辜负江泽民。奈说: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像近期大多数写中国的外国人一样,以外来者的眼光审视中国。奈斯比的眼光的确很不外来,但是很中宣部,甚至比中宣部还主旋律。他的笔下,连胡锦涛担心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到了2050年,中国自然就成了世界中心。

可笑的是,奈斯比认为,中国政府自上而下的指令与中国人民自下而上的参与正形成一种新的政治模式,他称之为“纵向民主。”中国人民自下而上的参与什么呢?普通百姓连参与发财都不行,更遑论参与政治规划、政治决策、政治选举!既没有政治参与,民主又谈何而来呢?这位美国的未来学大师,显然把自己等同于指鹿为马的中国官方智囊。

从《盛世》到《大趋势》,中国的未来究竟向何处去,相信过不了几年,世人就能看出端倪来。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