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孤獨的奮鬥者——紀念趙紫陽逝世10周年


2015.0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ZhaoZiyang_TIANANMEN305.jpg 1989年六四鎮壓發生前夕,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看望和勸説示威絕食的學生。(法新社)
AFP

趙紫陽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時期響當當的政治人物。他曾任國務院總理和中共總書記,主持農村改革、城市改革、外貿金融改革和政治改革。今天中國的經濟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這些改革奠定的基礎。然而,在過去的25年中,中國官方絕口不提趙紫陽為中國的經濟崛起立下的豐功偉績,也絕口不提趙紫陽因為反對血腥鎮壓學生運動,而被自己的黨軟禁了15年半,一直到死。

朱厚澤先生用12個字總結了趙紫陽的一生:“改革有功於民,八九有擔於史”。就是這位有功於民,有擔於史的政治家,在他的總理和總書記生涯中,幾乎總是孤軍奮戰。而他在被軟禁的漫長歲月中,孤獨更成了他無時無刻不用全力對付的敵人。

一些中西學者注意到了趙紫陽孤軍奮戰的特點。吳國光說,趙紫陽是一個在體制內孤獨的奮鬥者,得不到整個社會健康力量的支撐。麥克法誇爾在《改革歷程》代後記中寫道,在趙紫陽級別的高層中,他幾乎總是孤軍奮戰。姚監復是趙紫陽軟禁中談得較多的少數幾個人,他認為,孤獨是摧毀趙紫陽健康的殺手。

是的,趙紫陽幾乎一直是一個孤獨的奮鬥者。

在經濟改革上,趙紫陽在中央高層,幾乎總是單獨面對陳雲、李先念、姚依林等人的反對,陳李姚主張計劃經濟,而趙主張市場改革。有時,作為總理的趙紫陽和作為總書記的胡耀邦,也意見不和。胡耀邦強調速度和產值,而趙紫陽強調經濟效益。鄧小平也強調速度,但在改革開放能否進行下去的問題上,鄧小平經常支持趙紫陽。

在政治改革上,自胡耀邦1987年年初被迫下台,趙紫陽接任總書記後,處境更為孤立。來自保守派的明槍暗箭,胡在胡接著,胡不在就都直接射向了趙紫陽。趙自1980年調入中央,在中央既沒有什麼人脈,也沒有多少關系。而趙本人也似乎並不積極發展自己的人脈和關系。可以說,趙紫陽vs.保守派同盟,一開始就是一場勢不均力不敵的較量。

保守派同盟很快就發現,趙紫陽是個比胡耀邦更危險的敵人,一些胡耀邦要做而沒有做到的事兒,趙紫陽做到了。1985年底,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時,由於鄧力群對改革開放的對立態度,決定鄧力群只分管意識形態,不再兼任書記處研究室主任的職務。鄧力群向陳雲發牢騷,陳雲直接給胡耀邦打電話,反對這個決定,結果,鄧力群仍任原職。

趙擔任總書記後,解散了這個書記處研究室,關閉了《紅旗》等左派刊物,並且為保守派同盟的反自由化畫下框框。為此,趙紫陽被保守派同盟所忌恨。鄧力群和李先念是兩個典型的和趙結怨的例子。鄧力群在他的《十二個春秋》裡表示,趙紫陽無中生有攻擊他,而李先念則直接到鄧小平那兒進讒言。

保守派同盟後來在89年的那場“政治風波”中大獲全勝。趙下台後,被軟禁在家中,更是無比孤單。這種孤單和孤獨,是中共當局刻意制造的。中共不讓他見客,不讓他隨便外出。十五大時,趙紫陽上書,呼吁平反“六四”,招來當局更嚴厲的管制,不准他借閱內部資料,門口重兵把守,身邊的秘書和參謀都由上邊指派。

就是在長達16年的漫長孤獨中,趙紫陽反思自己,反思中共,終於完成了“痛定思痛,改弦更張”(《改革歷程》,第3頁)的思想轉型。他在孤獨中反思中共腐敗。他說:“現在我黨的腐敗,是經濟開放,政治改革長期滯後的必然結果,必然產物。這不是作風問題,思想問題,而是制度問題”(第66頁)。

他在孤獨中反思一黨專制。他說,“中國革命幾十年,仍然在搞專制,該說:‘此路走錯了!’”還說,專制“不是我們的初衷”,“中國所有參加革命的人,解放前,沒有一個是為建立一個一黨專政的國家而奮鬥的”(杜導正,《趙紫陽還說了什麼》,第168頁)。

他在孤獨中反思中國前景,稱沒有反對黨,中國很危險。趙紫陽說,中國沒有反對黨,“這個政權一出事,一盤散沙的人,誰也不聽誰的,可能出現慈禧崩潰後,軍閥割據。國內大亂,老百姓可就吃苦了!”(杜導正,第178頁)。

這些孤獨中的反思及大徹大悟,最終使趙紫陽成為名垂青史的偉大政治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