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习近平执政的资产与负债(内政篇)


2014-12-24
Share
Nanjing1213-Xi-Jinping-Memorial620.jpg 2014年12月13日,习近平参加“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国家公祭活动。(AFP PHOTO / JOHANNES EISELE)

习近平执政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无论是在内政还是在外交,习近平的举措均引发举世关注。检查习近平执政的得分与失分,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走向,应属十分必要。

--反腐的得与失
习近平和王岐山自十八大以来,加大反腐力度,引发全国一片叫好声,习王因此而收获了不少民意和民心。2014年,习王更是加快了反腐节奏。不过,习王反腐的节奏越快,力度越大,老百姓的要求也就越高。他们普遍认为,更大的老虎、老老虎,红二代老虎及其子女,习王根本不敢碰。而选择性反腐正是知识界对习王反腐的批评,这也是他们不相信习王能够建立起“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的根本原因。

然而选择性反腐本来就是习王反腐的应有之义,因此笔者并不把它看作是习王的“负债”。习王反腐的真正“负债”是整个官僚系统的普遍不作为。根据环球网,纪委于11月通报了一些官员的不作为现像,如上班聊天、看电视、打游戏、淘宝购物、读黄书等,这些官员对要担责的事儿,能不做就不做,没油水的能推就推。这种不作为现像,无论在中央还是在基层,都非常普遍。

显然,习近平在反腐上收获了民意,却丧失了“官心”。习王当然注意到,整个官僚系统普遍存在消极怠工现像,但是他们忙于处理“乱作为”干部,顾不上处理“不作为”官员。王岐山说,“不作为要比乱作为好”,就说明了他对普遍不作为现像相当无奈。

尽管存在著官员普遍不作为现像,习王一定认为,他们在反腐上得大于失。但是如果这一现像进一步发展下去,就有可能导致习王施政陷于瘫痪,这应是习王反腐的最大后遗症。

--高压维稳的得与失
在过去的两年中,习近平借助政治高压维持社会稳定。显而易见,习近平首先控制了舆论,并引导著舆论。比如,习近平在去年的“8.19”讲话中,要求全党把舆论当作阵地,要敢于亮剑。官媒随后掀起了一阵舆论斗争风。今年习在“2.17”讲话中,谈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立场和阶级分析,于是官媒又掀起一阵鼓吹阶级斗争和专政之风。

其次,习近平还通过官方的造神运动,提高了自己的声望。在这两年里,官媒充斥著对习近平的阿谀、奉承和吹捧的声音,这很像毛泽东时代的“造神运动”。再有,批评习近平和共产党的声音明显较少,这是因为习近平把那些批评共产党的学者、律师、记者和其他异见人士关进了大牢。

高压维稳,紧缩舆论的最大代价是,习近平在知识界和思想界大失人心。他们对当局的思想控制和舆论控制非常反感,对习近平以言治罪极端不满。而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效法毛泽东,树周小平为典型,被网民和年轻人看作是反智行为,因而在网民和年轻人中,也大失人心。

--集权的得与失
习近平上台后,迅速把大权揽到自己手中,他现在已有11个第一把手的桂冠。他的集权能力和强势地位,令中国学者和外国观察家瞠目结舌。他也为自己赢得了政治强人的称谓。

这位政治强人通过集权能获得的最大好处是:第一,抗击腐败力量,建立和巩固习派势力,习近平的整党整军的强势动作显示,他正在党内、军内甚至国务院内部署忠于他的政治势力。第二,他的最终目标是,造就一个万年执政党,这和他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红二代“江山意识”密切相关。第三,实现他的复兴梦和中国梦,在国际上和美国平起平坐。

而习近平集权的最大失分是:动作过猛,动静过大,故引发了来自各方面的深度怀疑。习的强势、野心及这两年的表现,令大多数观察家不看好习近平集权之后的执政走向。人们纷纷猜测习是否会走红色帝国之路或极权之路。习近平可以把猜测和怀疑他的中国知识分子关进大牢,却无法把怀疑他的海外声音也关进大牢。而国际上对习近平的警惕之声,也越来越清晰响亮。这应当就是习近平快速集权的最大副产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