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艾滋病防治需要透明和民主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中国政府高调放风,将给1000多家民间艾滋病组织注册和资金支持。副总理李克强11月26日会见了部分民间组织和感染者代表。但是,这些组织却被政府选择和安排,并不真正中国从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民间组织。

2013.01.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听起来很好的事业,人们却有不少的疑虑,主要原因就是中国政治不民主和不透明。政治不民主,人民无法参与政府政策出台和落实的过程中,只能被选择;政治不透明,对民间组织登记注册,以及政府购买民间组织服务,人们缺乏对规则的了解,难以监督政策落实情况。

正如11月26日和李克强会见的民间代表一样,未来哪些组织获得注册和获得政府资金支持,主要是政府挑选的结果,而缺乏公平公正和透明的规则。因为政府挑选,缺乏透明,不仅会出现腐败,而且迎合官方的民间组织迅速滋生,会破坏艾滋病防治工作民间组织的环境。

民间组织不能自主发展,不能为人民代言发声,不能监督和推动政府,民间组织就只能成为政府意义上的“腿子”。可以做事,但无法纠正政府的错误,甚至可能和政府同流合污。

艾滋病在中国流行已经有27年的历史。中国“坚持政府组织领导、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工作原则。但是,中国政府组织领导的艾滋病防治事业却犯下诸多重大错误。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中国政府建立闭关锁国的艾滋病防治政策,禁止血液制品进口和限制感染者入境。其结果,国人长期误以为艾滋病是外国人疾病,无论个人,还是医疗卫生机构,缺乏对艾滋病的防范,导致90年代中期的艾滋病血祸。

对河南艾滋病危机的掩盖,成千上万的艾滋病患者在政府沉默中死亡,根本就是不民主和不透明的恶果。比如,2001年11月,中国召开第一届中国艾滋病性病防治大会,也是唯一的一次全国大会,但主办单位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竟然对论文征集要求:“来稿须经单位审查同意并加盖单位公章,若有大量血源感染HIV的文稿请作者加盖当地卫生行政部门公章。”政治审查保证中国政府持续对污血案艾滋病流行真相进行掩盖。河南政府持续对医务人员、记者和志愿者们进行迫害,试图阻止他们揭发当地艾滋病流行的真相。对边缘弱势群体的冷漠,也是政治不民主的恶果。中国云南省是最早发现艾滋病流行的省份,但是因为感染者主要是边境地区吸毒人员,政府长期忽视感染者的医疗,很多感染者甚至不被告知自己患病,从而在无知把疾病传给亲友。根据云南艾滋病防治工作大事记,在1989年底发现艾滋病流行,到2004年中央政府推出给艾滋病患者免费抗病毒治疗和关怀政策,云南省没有记录重要的艾滋病防治工作。

中国政府目前每年投入数十亿人民币用于艾滋病防治,但因为资金不透明,政策和项目措施落实出现问题,比如学校长期缺乏艾滋病教育、娱乐场所缺乏安全套供应、艾滋病家庭的孩子缺乏照顾等。同时,自上而下的官僚体制也制约了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效率,各级卫生部门和单位听从上级机关布置的任务,而对受到艾滋病侵害的社群麻木不仁,防治措施要么不落实,要么落实不到点子上。

中国艾滋病防治,急迫需要透明和民主政治!(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