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延海評論:全球基金凍結中國艾滋病項目資金撥款

全球基金繼2010年11月份暫停撥付中國艾滋病項目資金後,上周在北京再次宣布凍結中國全球基金艾滋病項目資金撥款,直到中國處理好草根民間組織資金撥付比例。中國政府承諾按照全球基金要求進行項目整改。

2011-05-23
Share

全球基金全稱是全球抗擊艾滋病、結核病和瘧疾基金,在聯合國框架下運作,但獨立於聯合國機構運作。全球基金是全球化時代人類處理公共衛生危機的一個金融機制,是全球公共衛生治理的一個嘗試。全球基金2002年開始發出第一次項目招標。

中國先後於2003年獲得全球基金第三輪艾滋病項目贈款、2004年獲得第四輪艾滋病項目贈款、2005年獲得第五輪艾滋病項目贈款、2006年獲得第六艾滋病項目贈款、2008年獲得第八輪艾滋病項目贈款。第三輪項目5年期結束後,中國獲得全球基金滾動項目贈款,中國被全球基金認為執行項目良好,自動再獲得5年項目贈款。

中國於2008年整合了所有幾輪項目贈款以及第三輪滾動項目贈款,形成目前的中國全球基金艾滋病項目,所謂中國全球基金艾滋病項目滾動整合項目,在6年時間內將獲得5億美元贈款,用於艾滋病防治工作。

全球基金強調艾滋病防治工作中政府和公民社會的合作伙伴關系,包括在全球理事會、國家項目管理協調委員會、項目執行工作和對全球基金項目監督上。中國雖然自2003年每次提交項目申請時,都會強調項目執行過程的草根組織參與和社群參與,但實際在執行過程中,卻大打折扣。2004年第三輪項目執行第一年,在河南省等項目7個省份,基本沒有資金撥付給草根民間組織。2005年後,情況有所好轉,但提供給草根民間組織的比例依然很少,遠遠少於其項目書上面所說的比例。

除政府腐敗、不信任草根民間組織外,中國衛生部門也用項目資金收買民間組織,聽話的組織就給點錢,但給大多數組織的資金很少,不聽話的,就給你找麻煩,或者想辦法不給錢。

中國衛生部門欺騙全球基金的辦法有如下幾種:

第一,    在項目書上,把草根民間組織和社群參與說得很好和很多。為拿到項目,也把官方非政府組織和草根組織分開來計算資金比例,但當項目獲得批准後,就把官辦非政府組織和草根組織合起來計算,把給草根組織的份額挪給官辦機構,但給全球基金報告依然顯示是給民間組織的,但官辦組織和草根組織是有天壤之別的。

第二,    在國家層面,政府扶持一些幫助自己說話的組織,來對付獨立的組織,來代表草根民間組織,也讓這些組織在國際上為自己說話。

第三,    在基層,衛生部門紛紛成立假冒或虛擬的組織,貪污全球基金的款項。2008年底,筆者去天津訪問,一個郊區衛生部門就扶持一個為女性性工作者提供健康服務的組織,其實就是衛生部門自己的工作人員假冒的。

第四,    全球基金也給一些資金給草根組織,用於社群健康工作,但資金往往很少,只能干活,組織卻無法生存和發展。基層政府也選擇性給錢,基本看關系,而不是看工作成績。

導致上述情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中國政府的腐敗和專制外,全球基金本身也要承擔責任。全球基金審批項目主要看項目書,而不考慮各國相關腐敗情況的透明指數。中國政府每次都邀請國際專家來幫助起草項目書,項目書寫得漂亮,就可以拿到錢。全球基金項目評估,主要看各種統計表格,而不重視社群組織反映的很多問題,對項目透明情況也不是很重視。全球基金並無項目人員在中國監督落實項目執行情況,因為語言的原因,對項目執行過程產生的諸多問題,全球基金並不敏感和掌握。

在諸多原因下,全球基金最後決定凍結中國艾滋病項目資金,對中國艾滋病防治工作產生巨大影響。草根民間組織中,對凍結資金撥款也是反響不一。但不管怎樣,中國政府需要思考自己本國的艾滋病防治策略了。這麼大一個國家,經濟上富有,本來應該給全球基金捐款,卻依賴全球基金贈款來維持國家艾滋病防治工作經費,策略上無論如何是失敗的。失去這些資金是小事,耽誤中國艾滋病防治工作是大事,政府部門也不反思國家艾滋病防治策略,就更是大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