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退休的卫生官员陈秉中先生

今天,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再次致信给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要求追查中共中央常委李长春1990年代中期担任河南省长和省委书记期间对河南省大规模卖血导致数万、乃至数十万民众感染艾滋病的血祸的刑事法律罪责。

2011.06.27

去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前夕,陈秉中先生第一次致信胡锦涛,要求追究李长春的法律责任,但至今杳无音信,于是再次致信。

陈秉中先生长期工作于卫生部健康教育部门,1980年代中期在中国发起控制烟草、保护人民健康的工作。1989年底,陈秉中开始担任卫生部下属的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也就是现在的中国健康教育中心)所长职务。陈秉中先生积极支持青年学子的成长,送青年人学习英语和出国进修。陈秉中是我那个时候的单位领导,因为支持和保护我关注艾滋病和相关人权的工作,而受到公安部、卫生部和新闻出版总署等部门联合打压,于1993年8月提前退休。我也随后离开了那个机构。

1993年5月份,我关注艾滋病和人权的工作受到卫生部党组批评,我的工作被停止。为此,陈秉中先后三次致信卫生部长及卫生部党组,澄清事实真相,捍卫公共卫生科学工作者的权利。他随后离开自己的岗位。

将近20年过去了,我们一直保持著互相信任和支持的关系。1990年代中期,我每每遇到紧急情况,需要存放重要物品,我就会把存放资料的箱子存放在他的家里。

2007年春天,我突然接到陈秉中的电话,要我去他家里一下。原来,他被发现患了肝癌,属于晚期,一个肝叶需要切除。他决定接受肝切除手术。我来到他家里,他开始交待后事,希望我可以在他一旦不行的情况下,发表他当年写给卫生部党组的三封信和一篇因此而查封整个一期《中国健康教育》杂志的文章。

他坦然地接受了肝切除手术。手术很成功。老人没有急于发表自己的信件,而是开始撰写文稿,阐述自己多年来的所思所想。2009年以来,陈秉中发表了当年的信件和文章、对同性恋者权利辩护的文章、以及科学工作者探索权利的文稿。

2010年5月份,我离开中国的消息传出后,加上先前高耀洁医生逃出中国,老人非常难受,认为一定是那些对河南血液污染导致艾滋病流行负有责任的高层官员在背后迫害我们。他决定揭发李长春这些渎职的政府高级官员,要求追究李长春的刑事罪责。陈秉中先给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写信,杳无音信;最后他决定公开致信胡锦涛,要求查办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

陈秉中编写的几个小册子被新闻出版部门列为非法出版物。因为印刷陈秉中编写的小册子,印刷厂被新闻出版部门调查法办,受到罚款处理。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官方网站因为发布陈秉中致胡锦涛公开信而被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下令关闭。

然而,老人家越发积极地参与和腐败官员斗争的决心。特此撰文一篇,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听众朋友介绍陈秉中先生。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