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延海評論:十八大前中共對艾滋病患者實施穩控

9月28日,中共宣布中共十八大將於11月8日在京召開。兩天後,在北京工作生活的艾滋病患者田喜即被北京警察以查戶口為由帶走,當時正是中國傳統的中秋之夜。在北京陪同田喜的父母到派出所尋找田喜,卻見不到人。據悉,多名田喜家鄉河南省新蔡縣政府人員來到北京,處理中共十八大之前對田喜的穩控工作。

2012-10-01
Share

 

兩年前,田喜受到當地政府陷害,被判刑一年。出獄後,田喜目前在京工作,除委托律師辦理法律案件外,生活很低調,並不參與各項維權行動。但即使這樣,十八大之前,北京政府不能接受田喜這樣的艾滋病患者。

和成千上萬的輸血感染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的受害人一樣,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還是一名兒童的田喜在家鄉醫院輸血感染艾滋病病毒和肝炎。當時,醫務人員並沒有主動告知田喜及其家人輸血感染艾滋病的危險,盡管當時河南省已經在全省範圍發現有償獻血人員中的艾滋病流行。

直到2004年,田喜在家鄉一次艾滋病普查中被發現感染艾滋病。他隨後來到北京讀書。讀書期間,他不斷尋求當地醫院和衛生部門對其輸血染病予以賠償,但法院不接受他遞交的要求賠償訴訟狀。田喜成為在北京一邊讀書一邊上訪的艾滋病維權人士。

因為河南省出現大量因為有償獻血和輸血感染艾滋病的受害者,而當地法院對艾滋病患者遞交訴狀一律不立案,導致大量感染者每年在中國全國兩會之前、重大國事活動前或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前,來北京上訪,要求賠償、醫療和生活救助。

近年來,特別是北京奧運會前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周年前夕,北京和河南省公安等部門聯手,對因為獻血和輸血感染艾滋病的上訪人員和維權人士進行監控,限制他們外出,對來京人士不讓住旅店,並以欺騙方式或強制方式把人帶走。
筆者在北京期間,每逢這些時刻,警察都來提前警告,不得接觸來自河南的艾滋病患者,不得參與他們的維權活動,並受到跟蹤和監控。

為防止艾滋病患者來北京上訪,河南省各級政府耗費大量人力和經濟資源,把艾滋病患者給看起來。患者們被禁止外出,住所附近有大量人員監視。監控人員需要每天隨時向其上級報告被監控的情況。

著名艾滋病維權人士李喜閣曾經被軟禁在家裡長達兩年半的時間。政府每天派出多個班次多名警察在其家庭外看守,阻止李喜閣外出,而李喜閣要外出開會看病,必須得到批准。如果李喜閣逃出來,當地公安人員就會很快跟蹤過去,隨時將其帶走回家。

今年8月27日,四百多名艾滋病患者來到河南省政府門前示威,要求賠償、醫療和生活救助,特別是照顧兒童的津貼。隨後,多名艾滋病維權人士受到警告,稱監獄和勞教所已經騰空,隨時可以把他們抓起來。

對艾滋病患者實施監控和管制,不僅侵犯人權,讓原本在污血案中受害的病人再次受到傷害,而且是持續性的傷害,而且耗費政府大量資源,並導致社會更加動蕩和不穩定。筆者建議,中國政府立即放棄這種對艾滋病受害者喪盡天良的穩控措施,保障艾滋病患者的公民權利,對上個世界九十年代污血案導致艾滋病流行情況進行調查,為艾滋病患者提供經濟賠償,落實艾滋病醫療和救助政策。

我期待田喜早日獲得自由和得到賠償!(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