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人为民主做好准备了吗?

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掀起国内外社会对中国民主化和政治制度转型热情。而中共对刘晓波家人和支持者们的打压,一方面显得执政当局的僵化和不宽容,一方面迅速地推动中国民间社会认同。

2010.12.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国际社会再次聚焦中国民主和人权事业。人们认识到,一个不民主的中国,对人类文明是一个挑战,因为中国政府不仅对内压制民众自由,对外也扶持专制国家的政府,比如缅甸和朝鲜。而一个民主的中国,将为整个人类社会带来自由。
 
1989年六四事件后,国际社会曾经高度聚焦中国民主和人权事业。但基于当时的条件,中共党内民主改革力量受到重创,而中国国内民众缺乏组织,且依然受到社会主义集体观念的禁锢,而海外民主运动团体,因为缺乏在中国社会中实际成长的经验,没有能够领导起一场有效的民主变革运动。中国人错过了那一次机遇,并且曾经让国际社会绝望或观望。
 
近年来,受益于互联网发展和成长所需要的时间,中国国内维权运动和公民团体发展活跃。刘晓波等人2年前发起《零八宪章》,倡导民主宪政改革,因此受难被判刑11年。但《零八宪章》却被广泛接受,和平奖更加把刘晓波和《零八宪章》带进国际舞台,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像征。
 
我们会把握好目前的国内外契机吗?我认为,存在很难挑战,如果应对失策,中国人或许会再次失去这次机遇。
 
首先,国内外中国人的民主运动,缺乏宏观的战略,缺乏活跃人士和团体之间的协调和协商机制,无法面对中国当局遍布世界各个层面的外交努力,也无法面对国内安全人员的各个击破和分化瓦解。民主运动需要团队之间的协作和协商机制。分散化,有助于团体生存,但无助于发展和关键时刻的突破。
 
其次,国内外中国人缺乏民主运动的实际工作经验,缺乏基础性的能力,比如开会和按照民主规程议事、社群工作和社会动员、彼此容忍和团结、利益群体达成共识和共同行动的技巧等。如果民主只是表演和控诉,肯定不会成功的。
 
再次,虽然国际社会因和平奖而高度聚焦中国民主事业,但国际社会之间也缺乏协调机制,国际社会对国内外中国人的民主运动的认识是混乱的,缺乏战略。
 
中共党内出现改革派,领导中国民主变革,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我们无法控制中共的发展,但我们可以通过改变人们的观念和社会基础,来改变政权的命运,因为中国共产党人也是普遍人,也生活在大众人群中,和广泛的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思想意识密切相关。
 
今天,中国政府打压刘晓波的支持者和民间运动,导致民间社会空前团结和国际社会关注。但如果国内外中国人民主运动不能成长和有效地利用好当前的机会,中国政府改变策略,比如一段时间更加开放和更多宽容,导致民间社会和国际社会向政府靠拢,赢得时间。虽然短期内出现宽松和宽容局面,但等到民间社会和国际社会力量分散后,当局总是掌握进一步控制的主导权。当然,无论出于怎样动机,我们应该欢迎执政当局任何表达善意的机会,并把握好这样的机会,把善意持续发展起来和发展下去。
 
不应该排除执政当局采取进一步打压策略,但那样将导致中国经济发展的环境恶化,国际上更加孤立,国家将彻底溃败。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