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美斯风暴:香港进一步「遗址化」

2024.02.13
【寰宇古今】美斯风暴:香港进一步「遗址化」
粤语组制图

二月,香港增添不少粉红色。经常出现在维港的著名中式观光帆船鸭灵号换上了粉红色帆布,有两架旅游巴亦扫上粉红色,为的是迎接2024年香港第一件盛事:以美斯为主将、球衣为粉红色的国际迈阿密球队来港作表演赛。门票早已售罄,最贵的高达港币四千多元门票亦十分抢手。

香港政府非常需要这场盛事。自从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的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国际社会有目共睹。2021年,美国传统基金会将香港剔除出经济自由度排名,理由是北京对香港的影响日益加深。去年,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香港的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不少外资公司撤出香港,中国大陆网民揶揄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遗址」,股市没有起色,香港货柜吞吐预料将跌出全球十大, 有评论甚至认为基本法23条立法将会加速香港的「孤岛化」。

香港需要搞富有西洋味道活动吸引国际注意

今天香港的情况,与2003年沙示有一定程度相似。香港需要搞富有西洋味道的活动,只要有洋味的都可以,为的是告诉自己和全世界,香港仍是「盛事之都」,仍活跃于西方舞台,距离「遗址化」仍然很远。当年沙示劫后举办「维港巨星汇」,成功邀请滚石乐队、Prince、Westlife、Air Supply到港演出,皇家马得里亦访港,碧咸、朗拿度、施丹等「皇马六条烟」让饱受沙示摧残的香港重拾生气。

所以,当文体旅局局长杨润雄知道Tatler Asia有办法让国际迈阿密来港献技,便特事特办,连合约也没有看过便给予M品牌资格(即政府作出支援的大型体育活动)。杨润雄本人对这次大事也满有期望:去年中环的FIFA世界场地越野车锦标赛、游轮码头交通安排,刚刚发生的美国乐坛天后Taylor Swift不来港开巡回演唱会,都是他从政的污点。今次他必须要用美斯省靓自己和香港的招牌。

然而,「奇怪」的事从国际迈阿密到埗一刻已经发生。球队全员在香港机场下机后站台接受小朋友献花,司仪叫咪请球员留步与一众接机的港府官员合照,球员们却已经蜂拥下台,前往粉红色旅游巴,司仪大喊「We will need the players to join us here; please remain on the stage」(球员请与我们一起,请留在台上)也只是与空气对话。

然后,便是大家仍然记忆犹新的事:2月4日政府大球场的表演赛,美斯没有出赛,颁奖时刻意绕到后排让身形较高大的球员遮掩自己,似乎有意避开李家超、陈茂波、杨润雄等港府官员。合约上注明美斯除非因伤否则应出赛最少45分钟,但有关美斯的伤势,自2月4日至2月7日出现多个版本,说法并不一致。最重要的是,杨润雄希望利用美斯宣传香港,例如到维港游船河和参观明年建成的启德体育园,均都美斯拒绝。

美斯在港行为早已跟队员达成共识

由这一刻开始,每一件事都具体而真实地反映出2024年的香港与2003年的香港已是天壤之别。首先,美斯的回避行为若与到埗时全队过早下台不与香港主要官员合照一并考虑,似乎相关回避行为是全队的共识,这反映在国安法时期,外国球员来港履行合约要求之馀,会将接触官员的机会减到最低。

第二,香港的「遗址化」作为一个结果,其「病因」是对内剥削人权和消灭民主,对外战狼上身,甘为中共放弃应有的外事礼仪。事件的后续发展,完全反映香港遗址化的特质:国际迈阿密按约到港参赛,美斯没有上阵但附有有效「医生纸」,技术上已履行合约,但港府在2月4日三小时内连续发出两个声明,没有任何外交辞令和技巧,只是诉说因为美斯没有出场而极度失望,然后运用各种手段,例如消委会、海关、区议会,迫主办单位退款。

真金白银购票入场的球迷感到失望,完全可以理解,但由政府出手,将美斯和主办单位当成这两年的政治斗争对象施压,只能进一步说明香港遗址化又迈进一步,让更多国际巨星如Rod Stewart却步。

港官受冷待让一些香港人得到心灵快慰

第三,换言之,美斯并非造成问题的唯一因素,港府的一举手一投足,是局势升温的主要来源。有趣的是,2019年反送中运动失败后,港人固然在政治上不敢造次,但不少人热衷于看官员出洋相。以这次美斯事件为例,2月4日港府两个「极度失望」声明,再加上2月6日杨润雄说如果美斯在日本上阵他会不开心;因为美斯成功让港府不开心,不少香港人反其道而行,爱上了美斯,甚至说爱斯不止是球王,而是球圣了。一些平时不看足球的朋友,更加以美斯可以在日本出赛对神户胜利船而兴奋莫名。换言之,美斯事件,某程度连接上2019年抗争运动,让一些香港人得到心灵快慰。

第四,从前香港可以免除受中国大陆仇外政治影响,而独立客观处理各种事务;今天的香港,已经没有这个优势。当香港没有了泛民,政圈都是清一色的亲共声音,政客们都只能选择与中共同一鼻孔出气。2月8日,《环球时报》发文,不排除外部势力故意让香港难堪,西方媒体抹黑香港,同一日叶刘淑仪便代表「香港人」,说香港人痛恨美斯,香港应该永远禁止美斯来临。香港在公共空间只容许批斗美斯的声音,艺人高海宁表示美斯受伤感到可惜,马上被网暴,需要公开道歉。美斯成为了爱国与叛国的试金石,而香港只能跟从国内仇外主旋律,换言之在意识形态上背离了「盛事之都」的亲善要求,搞盛事只能形诸于外,内里的文化自主已经一去不复返。

港府办国际盛事失败早有前科

2024年与2003年的香港,尽管相异之处甚多,但有一点颇像:那年的维港巨星汇,英文叫HarbourFest,今次的国际迈阿密表演赛,叫XFest。维港巨星汇其实也是丑闻不断,由于门票销情欠佳,事后投资推广署署长卢维思被裁定失职,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甚至篡改会议纪录以求「煮死」卢维思,惟卢氏后来司法覆核胜诉。

旧香港的Fest竟也如此,新香港的Fest乱作一团似乎便合理多了。

纵观数天以来的众多文字和映像资料,我印象最深的是香港电台于比赛当日的一段映像访问。片段中访问了一名新疆、一名深圳和一名香港球迷,控诉对美斯的不满,怒气冲冲。相比之下,片段最后一位新加坡游客笑容满脸称赞Tatler办得很好,「如果还有下次还会再来参加」。

这里,香港电台彷佛是要推介新加坡泱泱大国的软实力,以及不需卖弄「盛事之都」已具备的亲和力。

- 杨颖宇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