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甄评论】教协被迫解散 结社再无自由

2021-08-11
Share
【任甄评论】教协被迫解散 结社再无自由
粤语组制图

最后更新: 10:05 AM EDT (2021年8月12日) 

教协公布进行解散程序,一个近五十年历史、逾九万会员的教师工会被政治打压至此,讯息已十分清晰:极权眼下,公民社会只能是零。明年香港政府换届,更重要的是中共举行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政权对教协赶尽杀绝,既为了绝对的安全系数,也可以向党内政敌宣示成绩。

七月底北京官媒向教协发炮后,香港政府及建制派接力连番攻击,教协回应包括退出职工盟或国际教联等组织,表示「今后将聚焦教育专业和权益的工作,全力做好工会的本业」;又成立中国历史文化工作组,「推动教师正面认识中国历史、国情和文化,以培养学生的家国情怀」;至8月6日仍发出新闻稿表示「工作组正筹备中国历史及文化书目,让老师参考」,「亦会举办其他中国历史及文化相关的活动」。可是,三天之后,教协的理事会却一致通过解散,负责监察的监事会也一致赞成。究竟,是这期间有甚么使教协决策逆转呢,还是连日来政权继续进攻成为压死教协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实上,自去年6月底通过《港区国安法》后,在滥捕滥告、保释条件严苛的恶法下,异议组织中人的人身自由已受到严重威胁。教协现届理事会在2020年5月上任,至今已有五份之一人辞职,即使大部份理事仍然留任至今,其斗志所受的影响,也不能轻视。

教协是民间组织中公认制度健全、决策审慎的,指他们触犯任何法例的言论,实在难以使人置信,警方声称调查,充其量是恫吓而已。只是,《港区国安法》之下,未审即可长时间扣押,个人人身安全得到更多考虑,也属常情。至于解散是否使这种忧虑暂息,政权是否得寸进尺,也许已不是教协中人可以预计的,而在于决策者是否认为已收杀鸡儆猴的效果。

政权的确位处强势,不过,这样打压教师的职工会,是不可能使教师信服的。香港教师专业训练的要义之一,就是据实说理,而决不是政治挂帅。政权对教协尽是上纲上线的诬陷,教师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如今教协解散,的确会打击教师力量的组织,政府甚至或会再施以宣誓效忠、鼓励举报等来箝制教师,只是诸多恶政却改不了黑白是非的判断,而这样的政权更难以得到教师真心的认同。

至于公民,乃至学生,只要把事实和说理看重一点的,便不难看穿政权的手段,更莫说国际社会了。连一个较为温和及守法的教师工会也容不下,还说甚么结社自由,说甚么一国两制和《港区国安法》下尊重人权自由?即使能自欺,也骗不了他人。教协解散,对国家形象以至国际关系,都不可能是良好的讯号。

极权要把公民社会压迫至零,其他工会、民间组织甚至教会,不只是能量较大、较多发声的,甚至只要是不紧跟极权指挥的,都会成为眼中钉。或者说,这就是极权的运行轨迹,只会政治斗争的,会以斗为贵,不断斗到底,斗垮对手后就内斗。丧尸虽然可怖,还是不会咬噬其他丧尸的极权呢?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