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日記】德國抗疫防線並不像中國官媒描述的那樣「脆弱」

2020-03-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Reuters

3月22日的周日傍晚,德國總理默克爾宣布了「交際禁令」,德國不疾不緩的進入大規模抗疫模式;同一天,默克爾因為一個為她診療的醫生在武漢肺炎病毒檢測中呈陽性,她必須居家自我隔離……

3月25日,「交際禁令」實施後三天,德國逾3萬7千人感染、206人死亡。

我走在人行道上,一輛公共車從眼前駛過,匯入車流——它與往常一樣,按正常時間表運行,只是車上乘客寥寥無幾。一位父親正與孩子在路旁的草地上踢足球;有人全家出動騎著自行車在我面前呼嘯而過;迎面而過的人還是會報以善意微笑……德國人一如既往的平靜,對他們來說捍衛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德國衛生部長斯潘到醫院與醫護人員交流,宣布援助醫院78億歐元用於抗疫。(斯潘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德國衛生部長斯潘到醫院與醫護人員交流,宣布援助醫院78億歐元用於抗疫。(斯潘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但我遠在中國的父母、親人和朋友幾無例外地向我發來同情的信息。

他們想像著深陷疫情的德國人該是怎樣的絕望和無助,紛紛要給我郵寄口罩,甚至糧食和蔬菜,無意中秀了一把滿滿的大國優越感,他們自己似乎忘了多天前甚至現在還深陷惶恐之中。

他們在《新聞聯播》和《環球時報》的報道裡丈量著德國社會和德國公民,我不忍說出「坐井觀天」來回應這些糊塗的愛。我只好回覆他們:超市裡衛生紙、消毒液很多,藥店裡口罩不缺貨,沒人搶購面粉,面包房依然開著……。

擔心德國缺醫少藥?我又扔回給他們一串硬核數字:德國有近兩千家醫院、近50萬張病床,其中大約有10萬張空病床,28000張重症監護床,其中有25000台呼吸器,目前80%已被使用。德國醫生總數是39萬,差不多每4.2人就擁有1名醫生。德國衛生部長日前宣布為醫院提供78億歐元的緊急援助。

為防止他們中《新聞聯播》的毒太深,我再補發信息:別擔心我們沒有口罩和其他設備,現在很多德國企業已經開始自己生產醫用口罩、保護服和呼吸器等設備了,比如德國大眾,一家能造出世界上最優秀汽車的企業生產這些還是問題嗎?德國的呼吸器佔人口比例是最世界最前列。

我還調侃了我的親人們,德國公民不用給政府捐款,遇有公共事件,政府要保證我們的生活。疫情中的德國固定職業者有勞工權益保障,無需擔心;而政府拿出500億歐元援助深受影響的自由職業者、個體戶等,以及為他們提供無上限貸款等。

德國也沒有雷鋒,如同運轉良好的機器,只有每個社會角色該承擔的職責,醫生緊張但有序地救人,他們不會被稱為英雄。

德國醫護人員呼籲市民在疫情期間多留在家中,並表示與市民同在。(德國護理協會官方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德國醫護人員呼籲市民在疫情期間多留在家中,並表示與市民同在。(德國護理協會官方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我無意美化德國,只是想告訴我的親人們,我的平安以及保障這種平安的底氣從何而來。德國抗疫防線沒有中國官媒描述的那樣脆弱,儘管從第一例確診走到大規模抗疫模式用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政治決策的效率相比中國的一夜封城顯得遲緩而顧慮重重,可這不正是民主國家將生命、以及人的尊嚴放在第一位、需要權衡的結果嗎?

我的親人們漸漸停止了喧囂。我想我需要更多一些耐心,把捕捉到疫情下德國的生活場景向他們展現,這不僅是我對他們愛的回應,也是為了讓他們多了解疫情危機中秩序井然的德國社會,還有讓他們更深層次地認識民主機制、規則感、信仰、理性、生命哲學等,這些概念於現實中國是真正匱乏的。

就在我寫下這篇日記時,德國宣布接收意大利、法國的危重病人。這個經歷過納粹夢魘的民族透過深刻自醒,她的理性機器溫暖的內核已非常堅固,他們因為懺悔被上帝救贖和重新祝福!而彼岸中國依然以不自知的姿態狂傲著。

 

記者/吳亦桐_於德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