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日记】德国抗疫防线并不像中国官媒描述的那样「脆弱」


2020.03.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diary-ts diary-ts
Reuters

3月22日的周日傍晚,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了「交际禁令」,德国不疾不缓的进入大规模抗疫模式;同一天,默克尔因为一个为她诊疗的医生在武汉肺炎病毒检测中呈阳性,她必须居家自我隔离……

3月25日,「交际禁令」实施后三天,德国逾3万7千人感染、206人死亡。

我走在人行道上,一辆公共车从眼前驶过,汇入车流——它与往常一样,按正常时间表运行,只是车上乘客寥寥无几。一位父亲正与孩子在路旁的草地上踢足球;有人全家出动骑著自行车在我面前呼啸而过;迎面而过的人还是会报以善意微笑……德国人一如既往的平静,对他们来说捍卫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德国卫生部长斯潘到医院与医护人员交流,宣布援助医院78亿欧元用于抗疫。(斯潘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德国卫生部长斯潘到医院与医护人员交流,宣布援助医院78亿欧元用于抗疫。(斯潘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但我远在中国的父母、亲人和朋友几无例外地向我发来同情的信息。

他们想像著深陷疫情的德国人该是怎样的绝望和无助,纷纷要给我邮寄口罩,甚至粮食和蔬菜,无意中秀了一把满满的大国优越感,他们自己似乎忘了多天前甚至现在还深陷惶恐之中。

他们在《新闻联播》和《环球时报》的报道里丈量著德国社会和德国公民,我不忍说出「坐井观天」来回应这些糊涂的爱。我只好回覆他们:超市里卫生纸、消毒液很多,药店里口罩不缺货,没人抢购面粉,面包房依然开著……。

担心德国缺医少药?我又扔回给他们一串硬核数字:德国有近两千家医院、近50万张病床,其中大约有10万张空病床,28000张重症监护床,其中有25000台呼吸器,目前80%已被使用。德国医生总数是39万,差不多每4.2人就拥有1名医生。德国卫生部长日前宣布为医院提供78亿欧元的紧急援助。

为防止他们中《新闻联播》的毒太深,我再补发信息:别担心我们没有口罩和其他设备,现在很多德国企业已经开始自己生产医用口罩、保护服和呼吸器等设备了,比如德国大众,一家能造出世界上最优秀汽车的企业生产这些还是问题吗?德国的呼吸器占人口比例是最世界最前列。

我还调侃了我的亲人们,德国公民不用给政府捐款,遇有公共事件,政府要保证我们的生活。疫情中的德国固定职业者有劳工权益保障,无需担心;而政府拿出500亿欧元援助深受影响的自由职业者、个体户等,以及为他们提供无上限贷款等。

德国也没有雷锋,如同运转良好的机器,只有每个社会角色该承担的职责,医生紧张但有序地救人,他们不会被称为英雄。

德国医护人员呼吁市民在疫情期间多留在家中,并表示与市民同在。(德国护理协会官方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德国医护人员呼吁市民在疫情期间多留在家中,并表示与市民同在。(德国护理协会官方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我无意美化德国,只是想告诉我的亲人们,我的平安以及保障这种平安的底气从何而来。德国抗疫防线没有中国官媒描述的那样脆弱,尽管从第一例确诊走到大规模抗疫模式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政治决策的效率相比中国的一夜封城显得迟缓而顾虑重重,可这不正是民主国家将生命、以及人的尊严放在第一位、需要权衡的结果吗?

我的亲人们渐渐停止了喧嚣。我想我需要更多一些耐心,把捕捉到疫情下德国的生活场景向他们展现,这不仅是我对他们爱的回应,也是为了让他们多了解疫情危机中秩序井然的德国社会,还有让他们更深层次地认识民主机制、规则感、信仰、理性、生命哲学等,这些概念于现实中国是真正匮乏的。

就在我写下这篇日记时,德国宣布接收意大利、法国的危重病人。这个经历过纳粹梦魇的民族透过深刻自醒,她的理性机器温暖的内核已非常坚固,他们因为忏悔被上帝救赎和重新祝福!而彼岸中国依然以不自知的姿态狂傲著。

 

记者/吴亦桐_于德国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